叶城

《心彩琢磨》11

【月冢】

镜花水月

.

月人对火欧泊的关注源自某次标本检测。


首先要说明的是,每位月人当然都有自我意识,只是因为魂魄的体质不适应地球的大气而难以出声。


在火欧泊非敌意的某次主动搭话后,那一班次的月人看在机会难得例行做了个活体扫描。


通常这种都得是捕获到有完整躯干头颅的宝石后才能做。

扫描的结果是——火欧泊体内微小生物的含量非常低。


低到和浮冰持平,按理来说根本无法维持身体机能。


这样一来月人兴致盎然地,把火欧泊视为明晃晃的靶子,她的形成机制,那是月人以从来没有造人成功后的一条新的道路。


.


“之前说过金刚是记载和祈祷的机器,而祈祷的职能,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许愿。...

《心彩琢磨》10

【珍视】

睡美人和老王子。

.

“醒了?”


耳边有柔和的陌生嗓音,头发被撩动的知觉传来,像是在某个老友家午睡醒……梵尔猛地坐起来,惬意被寒意取代,一拳往前挥去。


“你是谁?”她充满防备地看向挡住她手的……男性?又警惕地扫视过陌生的环境,打量自己完好的躯体健在的记忆。


这不对劲。


一片白的房间,一拢雾的陌生人,明明应该只剩头颅了……只有碎裂的手腕才给了自己身为宝石的实感。


眼前弯眉凤眼的长耳垂青年气质清冷,扬起唇角:“外侧的人类,欢迎来到月球。”


外侧的……人类?梵尔看着自己暖橘色的断面,一时间大脑几乎空白。


经过初次见面兵戎相见的慌乱之后,恢复如初的梵尔总算...

《心彩琢磨》09

【变样】

说明、回忆和现状。

.

休养所新增了两具石棺,盛着液体的无疑是南极石,另一边火欧泊全身的衣服和肤色粉末被去除,熠熠生辉的晒在清冷的室内阳光中——没有头颅。

战损和失去同伴固然令人悲伤,但司空见惯,总是现存者来得重要,立刻的,大家的复杂眼光就倾注到老师身后的辰砂身上。

那头火红色的头颅低垂,隐匿在阴影之中。虽然和平时的模样别无二致,可总是有什么凝涩的情绪流淌在空气中。

这感受金红石知道,变石知道,黄钻知道……那是失去了半身(搭档)的锥心之痛。

——这位带刺的自我放逐者再怎么独立于世,火欧泊以一己之力也确确实实地包容爱护着他,融化着那份冷硬。

梵尔不是第三位搭档,她仅仅只...

《心彩琢磨》 08

【悲潮】

银浪如同泪雨血海。

.

辰砂做了梦。

他清楚的知道这是在梦中,因为一切始于那个分歧点的改变都没有发生。

.

那是火之日。

他没有被月人火焰的武器造成毒液爆发。别组的伙伴也被没有被掳走。老师还是权威而让人信服。他不会伤害到周围的人,也没有理由在夜晚巡逻,和梵尔之间的感情也没有变得别扭。

许多年后她握着他的手许下关于永远的诺言,而他心口不一到最终还是不得不回应——

那是个什么答案呢,他应该是难为情着回答的……可那个回应还没有出口,那双温柔的眼睛和手掌就在一瞬间化为齑粉。

.

辰砂喘息着惊醒,山洞外飘雪的光映进来白晃晃的一片,还没有到春天。

——可是有人来叫醒他。...

《心彩琢磨》 07

【爆裂】

若以我身换他身。

.

丢了胳膊的磷叶石,打捞胳膊断了手的南极石,为了拉南极石上岸脖子开裂的火欧泊。

金刚老师并无责备,只是安抚着因为自责情绪濒临崩溃的南极石,并轻柔的抚摸了磷叶石的头。

火欧泊避开了金刚老师的手,意味不明的从老师那慈悲的氛围里挪开了视线。

.

啊啊,真像普度众生的僧人呢。梵尔面对这亘古包容的塑造者,要不是那些人性里天生的质疑心和不安全感,都快要忘记面前这位才是月人最大的目标了。

可笑至极。

.

次日别无他法,三人组只有去往绪之滨,那是所有宝石人们的出生地,悬崖上经年累月地孕育着大部分不成形的宝石胚胎。

那些最终掉下来不能成人的材料,或许能修补磷叶...

《心彩琢磨》 06

【苦寒】

冻结中孕育的。

.

割流冰作业的到来,毫无疑问地让入门学徒磷叶石陷入不断碎裂的循环。

“我还是太弱了呢…哈哈……”

傍晚时分回来,面对讪笑着捧着自己碎片的磷叶石,梵尔合上手中的书,叹了口气:“辛苦了,比我想象中的好。”

.

打开医生的工具箱一边帮着粘合磷叶石的碎片,一边听南极石解说关于流冰会说话的问题。

是因为冰里也含了少量同源的微小生物,所以会和宝石人产生共鸣,甚至能反映心中所想。

.

“我曾经听见老师有一次称之为‘深罪者’……”

这情报倒是第一次听说,火欧泊看了眼半透明发色宝石人垂下的眼帘。

“如果听见什么不要太在意,流冰能放大你的想法。”南极石补充道。...

《心彩琢磨》 05

【冬临】

冰与火的不容。

.

南极石才对金刚老师例行撒娇,磷叶石就不懂眼色地窜出去了,梵尔叹气。

平时被偏爱着就担心失宠的幼稚鬼。

上次经历的紫水晶双子事件,只是让磷看上去稳重了那么一丢丢而已。

.

今年的冬天可算是热闹起来。

因为驱动着宝石们身体的微小生物以光为食,冬天黯淡的天气使得大家不可避免有了冬眠这个生物钟。

而温度零度以下才成形,并且越冷越坚固的南极石,就成了冬天的一员悍将。

肩负起了巡逻和日常维护的重任。

冬天的学校里,活动人员除了行动明显迟缓的老师就只有南极石了。所以往年都是冷冷清清的。

而今年……

如果说磷叶石是因为断腿接上了玛瑙,体质改变睡不着还情有...

《心彩琢磨》 04

【妒羡】

道路的转折

.

那天去找辰砂的磷叶石最后伤痕累累的回来了。

后来想起,梵尔恍然有种磷叶石三百岁那年才是故事开幕之时的感知。

一成不变的日常在她那位最小最娇脆的的后辈面前被疾速地推动变形。

法斯法菲莱特以吊车尾的能力对辰砂许下了宏愿:为她找到比守夜更快乐,更适合她的工作。

随后,静静观察的梵尔,哑然地看着辰砂可见地动摇了。

向来最固执最冷静最孤独的辰砂,变得比起期待月人带走,更期待起某个人承诺的兑现。

梵尔心浪滔天。

她攥紧了手指,第一次把她以孩童视之的磷叶石纳入眼中。

那个就算弱小也的确在为辰砂所期许着目标努力的磷叶石,许下她顾忌自己能力而不敢轻易许下的承诺的磷...

《心彩琢磨》 03

【潜水】

火焰燃尽之毒,当局者清。

.

由矿物晶体组成的缘故,宝石人不需要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只有旁观的概念,对没超出体质承受的温度也不甚敏感。

所谓冬夏校服的变换也只是一种时间流逝的仪式感罢了。

“不要说没有必要帮你做夏服这种话哦。辰~砂~哥~哥~”梵尔笑咪咪地摇手指。

辰砂被她‘今天你不换我就不走’的气势堵在山洞门口,半晌,叹了口气,背过身去解开领带,脱下冬服。并涂抹上梵尔和夏服一同带来的防水树脂。

.

这一周是水母归还之周。

学校里晚上的照明设备是海里发光的软体动物,每年盛夏光线最好的这周,大家会把学校前小池塘让圈养了一年的水母们放归大海,并到海里捕捉新的一批。

当然这...

《心彩琢磨》 02

【幼时】

磷叶石诞生,回忆当年。

.

“嗯,辰砂,你说呢?还有,我总觉得老师和月人们……”

“谁知道!不要离我这么近!”辰砂穿上手套和长袜妄想阻止一些水银在体内的析出。同时还要时刻警惕着这个和自己有些相像家伙的靠近。

啧,真诡异。

日光石被夺走一役中梵尔丢失了头发的小部分,自从辰砂给她找了替代品的欧泊材料以后,这个烦人鬼简直更缠他了。

漂浮的水银也因此时的情绪起伏伸缩。

梵尔依然啰里啰嗦:“还有上次呢磷叶石诞生的时候,我试着问了来袭月人的头头,月球上是不是又什么它们的上级之类的,没有语言能交流之类的——”

发现辰砂侧脸在听,梵尔坏心眼地停住了话头。

辰砂哼了声头也不回踏着步...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