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20岁,深深感到了局限。不是被限制而是画地为牢。就算被告知与其做些厌恶的事也有失败的可能还不如尝试做喜欢的事,但潜意识里仍旧刻画了这条路走不通,那个方向不行…的规则。连接一步与一步的词语变得匮乏……能做些什么,做了点也是毫无长进的模样……以前能贯彻执行的简单法则也风化了,开始自己拿自己跟彼端光鲜靓丽的成就者比较得出无能的结论。久坐电脑前画完画感到心脏难受…一点一点编织的事物,不是那么好,不能当饭吃,放不下到底是因为爱还是寄托也分不清了啊……大概是四分之一人生路标旁的我啊,你归处是何呢?

评论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