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03

不觉得pingpang, midori之类的词像音符一样很好听吗?

 
 

可日语里用桌球这个平淡叙意的词来定义乒乓。

那么孔文绿给自己一个日语里的青翠发音来作为英文名,在十三岁那年的新起点,希望能在新的国度,延续那份好听的喜悦。

Midori喜欢pingpang。

就这么一转眼四年到了高三。

中途发生了很多事。

从辻堂转学到乌野。

心意仍旧,带着这喜欢,却如蒙面忍者所言,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

 
 

在挥洒汗水的乌野高校男子排球部的起势由日常上课,午休练习,放学训练,周末比赛轰轰隆隆组成时,孔文绿的生活支线除了午休练习是在写课后作业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不同。

周六菅原发短信过来的时候,孔文绿正做完五组腿部肌肉拉伸运动的喝水休息间隙。 

『下午好,天气很好呢晚霞也很漂亮,孔桑今天有去市民体育馆吗?……

孔文绿嘴角止不住微笑,就算大天使是客套话能记住自己说过周末会去市民体育馆也很开心。她接着往底下看。

……那个约定的比赛影山日向配合出了非常厉害的扣球,2-0赢了!一年级的拿到了队服,大家都顺利入部了 *^_^* 然后我们下周二马上要和县内前四强的青叶城西打练习赛了,我很期待这对新组合的战斗力在练习赛里得到验证。』

……诶?孔文绿慢慢的笑不出来了,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就算是位置有冲突一年级学弟很厉害也不至于吧?!怎么回事?她几乎本能护短的小埋怨起了安排比赛人员的负责人。不过……孔文绿呼了口气,还是确定一下比较好。快速打字…

『虽然有点冒昧……现在方便打电话给你吗?』

半分钟后,短信没回,居然打来了电话,宅绿惊得一颤——左手的哑铃一个弧线甩到地上的软垫上,小心翼翼点了接通,宅绿心潮澎湃暗想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第一次打电话,我不算冒昧吧?」那头清澈的笑音,宅绿几乎能脑补出菅原萌萌的泪痣刚好在他笑眯眯的眼角延长线上闪亮。

「怎、怎么会!」开头就一句结巴孔文绿简直想咬舌!「我很开心!那个,今天没有去市民体育馆但是有自己锻炼也看了晚霞……」孔文绿看了看训练房落地窗外天空一片彤彤彩云,要不是菅原说自己还真没注意。

「还有,菅,之前……你说学弟的组合,好不容易和强校的练习赛……那个,你不上场吗?」打着忑终于问出来了。明明菅原才是正选,于情于理都没有一开始就让一年级学弟首发的道理吧。

坐在摊着习题集的书桌前,听着对方显而易见担心的声音,菅原孝支指尖碰了碰电脑旁的盆栽文竹,心下竟是十分沉静。

「恩,对方要求影山全程上场,青叶城西是影山初中大部分队友去的学校,估计也想看看他成长到什么地步了吧。影山作为一个二传资质很好,虽然以前有点独,不过对排球的喜欢很纯粹, 现在默契也在慢慢培养 ……」菅原停顿了下,目光放远,眉头撇出一个浅浅的无奈「对需要复兴的乌鸦而言,他是必需的,为此我大概会慢慢退居二线吧……啊,说这么多有的没的真不好意思,希望没烦扰你。」

「菅原——」孔文绿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音地叫她心上人地的名「——只要你愿意对我说就决不会是烦扰。我并不是排球部的成员,对这项运动没有那么多专业的素养,作为你的朋友,我只想说,你的感受永远是排在第一的。从高二时就看见你那么努力的训练,为了排球部尽心尽力所以才会期待乌野男排恢复豪强,可是如果反过来,为了变强而让你退居二线,我会……很难受。」菅原你才是那个爱屋及乌的出发点。

「…………modori。」

「嗯?呃呃呃在呢!」宅绿耳朵痒痒的,这氛围不对吧?说好的孔同学呢?

「谢谢你……其实啊……看见做为天才的影山的比赛以后,我很是惶恐过,才知道即将失去自己的位置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对自己的没用好不甘心,是不是如果我再强一点,像影山那样甚至一半的实力都好,就不会发生因为太过依赖主攻手而使得旭对比赛产生阴影,就不会使得西谷离开……可是到后面,我想通了——如果和假设这些不承认本来的自己的想法,是倒退着走路,在逃避直面我该走的道路。我觉得绿你应该明白的……」曾经见过她汗如雨下,挥拍如执剑披靡。对孔文绿每天专业级别的训练也有所了解的菅原,潜意识的就觉得这个人的话,会明白那种为了某项运动千锤百炼把自己真正想要的事物血淋淋的剥离出躯壳的经历。

「正因为我喜欢排球,和大家一起站在球场上给了我无上的喜悦,那么我也负有让排球部走得更远的责任。不单单是胜利,还有更多更多的比赛。能和大家一起经历,确定这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其他的,无论是正选的位置还是个人定位的转型都可以调整——今年是最后一年了,我,想要更长久的和大家在一个球场上的可能性。」菅原对着手机,郑重如誓言。

「。。。。。。」

孔文绿长久的沉默了,对方声音里的份量通过电波,几乎传送了一颗赤诚的热爱初心给她看,她何其熟悉!自己的胸腔蒙灰心脏里流动的热爱也是如此啊。

 
 

菅原孝支喜欢排球。

一如孔文绿喜欢乒乓。

 
 

可自己不如他坚强,可自己……还龟缩在自己的壳里逃避。

转学来乌野,选择了没有乒乓球部的高中……

漫画也好,动画也好,音乐也不错,多么幸运遇见了喜欢的人,交到了聊得来的朋友……

可终究还是,缺了点什么。

好听的,轻巧的,pingpang……

她没有网这边的同伴是多么害怕一出自己的壳面对她最喜欢运动却是球场如孤军奋战的冷酷战场。

 
 

「菅你……真是坚强呢……我要向你学习。」孔文绿吸吸鼻子,按了按自己滚烫的眼。「我明白你的感受,但是我自己却很懦弱,一直在逃避。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很喜欢乒乓球……啊,我能说说吗,关于自己的事。」

「洗耳恭听。」沉稳的的好听的声音,虽然喜欢的心意尚未能倾诉,不过壳里的关于某件事同质的热爱,在此刻将两人联系在一起。

 
 

鸦穹夜色,温柔笼起。

评论
热度(5)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