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06

“ 伟哥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

 
 

黄金周次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孔文绿迎来了从西北秋田县首府来看她的刘伟。 

——她奶奶弟弟的孙子,目前在日本阳泉高校留学的堂表哥。

 
 

宅绿诧异地盯着差不多有两米高了?的刘伟捂住被门框撞到的额头抱怨:“说了N次别叫伟哥阿鲁!”

“那你也别叫我小蚊子啊_说得好像你不是姓刘名伟是我哥似的还有怎么开口就讲日语?‘阿鲁’是什么鬼?你一个上海爷们几时习得了儿化音口癖卖萌。你是以为你是王耀么还是神乐。”孔文绿久违地和同辈人讲普通话,噼里啪啦颇爽的吐槽了一通她的堂表哥。

刘伟怨念的看她:“小蚊子你还是说日语吧,你一说中文就变身女战士,吐槽力实在难以招架,好久不见对你哥稍微软妹子一点啊!”

呃,宅绿一顿,的确如此,她小时候朋友不多,能陪她没有顾忌各种疯玩还让着她的也就只有亲戚里和她同龄的刘伟了,孔文绿女汉子的一面刘伟是一清二楚的。不过……孔文绿轻踹他一脚,“打是亲骂是爱懂不懂。你看我多有兄妹爱啊,现在到底多高了啦?”

“两百零三厘米。”刘伟挑眉,做为一个打篮球的还是有点小得意的,仗着身高他使劲揉乱宅绿的头毛,揉完傻眼,“怎么都是汗啊?一大早的就训练?”

“十点钟了还一大早呢。”宅绿瞪刘伟一眼挥开他的大手,“我都跑了两公里,做完热身和一千个发球练习了。”

“哥……敬你是条汉子!”对于孔文绿爱一行就一定严格要求干好了这一点,刘伟一直是很佩服的。

“滚!不和你贫了,我先去洗个澡,你去三楼的小书房看漫画,零食饮料都给你准备好了,不过少吃点,等着吃中饭多吃几碗让我外婆开心下。”

“哦,好!”刘伟高兴的看他妹的新收藏去了,他自己是个ACG爱好者,要不然怎么还专门跑到日本来打篮球呢。

 
 

半个小时之后,料理完毕的孔文绿一进房间,迎面欢迎她的就是他哥一句深沉的:“小蚊子为何你这么屌?”

“??怎么了?”孔文绿摸不着头脑。

盘腿坐在地上的刘伟扬了一扬手里紫色封面的……赫然一本在天朝学子中久负盛名的书中一代天骄教辅无双神器——《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你个留学生!居然还买!全套的五三!特么的!还做得差不多了!你这是!图什么啊!”刘伟瞪园了他的狐狸丹凤眼,为表惊悚,使劲的在句子里加感叹号。他知道他妹是学霸,可他妹学霸到变态他是真不知道啊!!

“哦,这玩意啊。”宅绿也坐到地上,叼了根山楂条到嘴里:“我没打算入日本籍,明年六月的上海高考可能还是会参加,要是不打乒乓的话……”

一时缄默无言。

“…毕竟让奶奶一个人在上海独居也不是个办法,要是不打乒乓,我觉得还是在中国读大学比较好,有个照应。” 孔文绿垂下眼,目光晦涩不明,好好读书,考大学,找工作,找对象,组家庭,这是绝大多数的一条没有意外的坦途,不会坎坷,但也不见得多开心。至少于她而言。

这也是她不敢向菅原告白的原因之一,自己的未来都不确定,又想图什么呢,毕业即散么……

 
 

“小蚊子,你看着我的眼睛。”

刘伟严肃的直视她“‘要是不打乒乓’你做好这种备用选项是真的觉得这样最好吗?你是个有才能的运动员,而且这么热爱,这么努力。就算!你高一那件事,好吧,还加上小时候的事给了你伤害,难道你的付出还赢不过这些伤痕造成的恐惧吗?”刘伟放轻了声音:"我知道的孔文绿,虽然偶尔內向又懦弱,却不是没有勇气的人,并不是会在自己重视的事物上让步的人。"

孔文绿没有回话,咬着唇有几分可怜。刘伟见她内心挣扎,还是继续说着,毕竟关乎他妹的未来,他不想她做出会后悔的选择。

“我们学校也算日本篮球界的豪强学校了,部员那么多,正选竞争也激烈,可今年一下子就来了两个令人不爽的家伙,一个一年级的紫毛零食控天赋异禀却整天懒洋洋,一个二年级的美帝海归,好吧哥对你说实话对他不爽主要是那家伙太招桃花了还是个腹黑。可就算如此,做为队友,没啥可挑剔的。顶级运动员的所有特质都能在他们俩身上看到,感觉和他们一起打下去,打更多的比赛,就能享受到更高处更美的风景。而你,孔文绿是我刘伟有生之年,见到过的运动事业走向top的综合能力最强的人,哥我不会说什么希望你功成名就的虛话,从小到大我见证过你的热爱,自然而然地希望你能享受最美的景色,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孔文绿呆呆的看着她哥,煎熬的内心被几乎点燃了,不是焦灼,是光热火焰——

刘伟拿出手机戳戳戳,递给孔文绿看上面的网页:“你看,这个比赛,你有什么想法吗?你今年刚好有资格参加的吧?”

从呆怔中回神,宅绿看清屏幕上的字之后哭笑不得:“感情伟哥你今天是专门来当说客的啊?”这比赛她当然清楚,每天刷新闻的流量不是白费的。

“哥才没那么闲呢。”伟哥别扭了一把。

“好好好。”宅绿笑着推他一把,“我们去厨房帮我外婆打下手吧,你说的那个我会好好考虑的,吃饱饭下午陪我去市中心一趟我有点事请你帮忙。”

 
 

“卧槽槽槽!!!”仙台市某大型运动装备店,某显眼的两米多高大小伙子发出了更显眼的哀嚎!

“让我帮忙挑六月生日的同学的礼物,男的?!!?!”刘伟抓得头毛炸起,完了他文革堂表舅会干掉他的,说好的让他多关心小蚊子的,结果妹妹

被日本黄毛小子勾引走了这可怎么办啊?!!

“…安静点!”孔文绿头疼地拧他一把,给周围被惊到的顾客点头抱歉。“没交往呢,我…喜欢他而已。”虽然和刘伟很亲近宅绿还是有点害羞。

“……”刘伟眼神死了半刻,才苦大仇深咬牙道:“哪家小子这么没眼光,让我们家小蚊子都看中了还不赶紧自己送上门来。”

对他哥没智商的表现孔文绿不予理会,选了几款看着顺眼的让刘伟介绍优缺点。

“好了,别闹,给七月生日的你也买一双,在秋田好好加油。”

刘伟停止了对那个传说中的心上人的碎碎念“这个可不便宜,你小金库够吗?”

孔文绿挑眉:“我什么时候缺过钱吗?别忘了你爷爷给我的压岁钱可是比你还多的。”而且她爸妈不知道是不是歉疚于不能常在她身边,每个月给没什么花销的她打的生活费数字着实有点夸张。

刘伟墙角种蘑菇中,等到他妹拖着他去买公路车时,看到那价钱伟哥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这特么也是礼物?”

“不是,买来骑着锻炼的。”宅绿网上一个因为《LOVE★HIME》结识,很是聊得来的基友强力给她安利的,说是由于公路车认识了很棒的朋友,搞得没骑过公路车的她也有点好奇了。

导购过来给她介绍适合初学者的型号,宅绿漫不经心的听着眼睛扫视了店面一圈后眼睛一亮,她指给导购看:“这辆,可以试骑么?”色号十分顺她的眼,白蓝金红,和她家自由号很配。

“小姐您真有眼光,这辆cannondale的新出碳纤款即使在专业骑手中也是广受好评的,不过对初学者亲和力不如这边的GIANT,价格方面也是。不访考虑一下。要是小姐您喜欢这款的颜色,我们店可以提供喷漆服务。”

“唔姆……还是这辆吧,请让我试骑一下。”孔文绿坚持道,一边对公路车没研究而坐着休息的刘伟也跑过来围观,宅绿看中的那辆公路车,价格后面的零真是刺痛了他的钛合金狐狸眼。

“好吧。”导购也不坚持,就是有这种有钱就不知道公路车世界天高地厚的小朋友,骑不起来还不是得换初学款。

孔文绿高兴地跨上去,固定好姿势往前蹬踏板,摇摇欲坠往前滑了一段路_导购和刘伟已经准备冲上山扶了。然而出乎意料地,高挑的少女紧握扶手一扭,左脚均速踩了下去车头偏了一偏,接着整辆车体就回归正轨绝尘而去了——

导购张嘴傻看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骑得非常顺溜在店面里转圈圈,结巴着朝不明白状况的刘伟解释:“公、公路车轮胎纤细,由于舍弃其他速度不必要部件的设计重心很难把握,这款更是以专业竞速出名的难掌控……骑得好,是需要非常好的平衡感的。”这样无师自通简直就是——

“天才吧?那可是通向top的资质。”刘伟咪眼咧嘴。

宅绿骑圈归来,笑得牙不见眼,愉悦的高声宣告:“超带感!就它了!强袭自由号!”

 
 

于是一下午就这么买买买度过了,刘伟由于社团黄金周也在正常训练只向严厉的女监督请了一天假,为了赶末班车回去提早吃了晚饭,外婆和蔼的看着兄妹俩吵吵嚷嚷讨论着什么CE和UC那个才是钢普拉的精华。

这个家,很久没这样热闹了啊。

“话说,好险,差点忘了。”孔文绿起身打开壁橱,端出一个大纸箱来,“这个,给你带回学校分给社团的人吧,你说有很喜欢吃零食的?”

“…你自己不吃吗?”刘伟看着箱子里满满当当来自祖国的零食就知道这绝对是他舅奶奶寄给孔文绿的。

“啊,都尝过了,不过不能多吃,要按照训练菜单上的要求维持体脂比,可恼我又不像我爸体质是个吃不胖的,看着就伤心,你都拿走吧。”

“哥要独吞!”哼唧这可是他妹的好意才不要白白喂那帮狼。

“刘伟!”孔文绿瞪他“你又不喜欢吃甜食,和社团同学搞好关系懂不懂,不要像我一样,哪里做错了都不知道就无法挽回了。”

“……切,知道了。你也別总想着以前的事,人要朝前看懂不懂。”

“知道了,你路上小心。”

“哦,好,我走了,暑假有空来东京来看我们学校的IH赛啊。”刘伟挥挥手抱着礼物走了,今天很圆满,有个妹妹就是好啊。

 
 

临睡觉前,孔文绿收到他哥到学校了报平安短信,末了问她『你还记得小六暑假那次吗?』

想了想,印象深刻『我俩捉迷藏你被蚊子咬一身包嫉妒我不招蚊子体质说我属蚊子给我取外号?我记得,怎么了。』

『呸呸呸!你还不是以牙还牙给我还了个这么蛋疼的外号,我说的不是这事。那年是北京奥运开幕啊有印象吧!』

『?』宅绿揉眼睛,有点想睡,不过当下一条短信映入视野,刹那间,吉光片羽飞过时间的洪流,脑海轰鸣沸腾,眼睛涨疼起来。

『开幕式前全民竞猜最后一棒的火炬手,你坐在电视机前信誓旦旦的赌章怡宁,你那时说得话我现在还记得。你说……』


十二岁的孔文绿眼睛闪闪发光,握拳振臂:“章怡宁可是中国女乒梦之队的一姐,大魔王什么的太酷了!不过我以后要超越她,拿到一个比这更酷的外号!”


 

评论
热度(4)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