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09

菅原孝支啪嗒一声,把田中不规矩的手打下来,让他站好。

孔文绿瞧见这小动作,在底下捂着嘴偷笑。

 

正是周一全校集合的晨会,这次的却因为高中杯开幕前的体育社团践行会而格外不同。

高中杯——日本全国高校综合体育大会,简称Inter High的比赛是囊括了众多体育项目高中第一赛事,无数的有关青春的漫画,小说,动画,电视剧里不鲜见的顶级目标。

地位上类似于中国的全运会,不过是以学校社团为单位而不是以个人运动员为单位。乌野高中男子排球部首先面对的就是宫城县的IH赛预选,全县只有一个名额可以去到全国大赛。

竞争的残酷性不言而喻。

体育社团的主将携部员一一上台致辞,表明面对这场最高赛事的决心,泽村大地发言后是女子排球部,宅绿看着她的死党女子女排部的主将道宫结神情坚定,也有着领导者的模样了,于是安下心来。

 

回教室的时候孔文绿喊住菅原,和着袋子把鞋盒子递给他。

菅原诧异,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双崭新的排球鞋,价格标签虽然被摘掉了看牌子也知道不便宜,尺码也是自己的,“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生日礼物,提前给你。”在孔文绿运动员的脑筋里,实用性比罗曼蒂克重要多了,比起抓着点给惊喜,有用才是更好的:“……虽然六月十三才是你的生日,不过六月初宫城县预选赛就开始了吧。”她顿了顿,又觉得这样会不会太不含蓄了,于是本就柔软降调的语气更弱了几分:“额……不能收下么…?希望给你一点帮助……”

鉴于宅绿实在只是比菅原矮上两厘米,她垂头丧气也不可能把目光藏到哪里,菅原沉默的片刻中看着对方长而纤直的眼睫在眼睑投下浅浅的阴影,一瞬间有想去碰她眼睫的冲动,他握了握拳,把语气放得最柔和:“……我很高兴哦,midori。”

于是孔文绿又抬眼看他,比平常亚洲人更黑的虹膜如一汪深潭拽着人,菅原孝支心中暗叹自己没救了。“谢谢你把我的生日记得这么清楚,我会好好加油的。不过……你生日的时候也不能拒绝我的礼物哦,是十月一日对吧~”他笑出又白又整齐的牙,也不矫情的收下了礼物,比起和双箭头相互喜欢的人相互客气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解决呢——“midori,上次你在电话里和我说的乒乓球赛事,初赛是什么时候,我想去看可以吗。”心上人似乎有向那条不会浪费她自身才能道路靠近的意愿是个好事情,菅原眼见的孔文绿,在握拍时,无疑是擅长并且欣悦的。

“啊啊,那个啊,不用了,全日本乒乓锦标赛业余组的初赛时间和IH的初赛时间有冲撞。”孔文绿笑着摇头,他收下礼物是个好开头不是么。

“诶?为什么?”做好给孔文绿应援的准备了的菅原孝支没想到这茬,呆毛都耷拉下来。

“业余组本来就是面向社会乒乓爱好者人士的比赛,把初赛也定在六月初就是为了排除参加IH的学校乒乓球社的高中生。”孔文绿给菅原解释,她在没有乒乓球社的学校要参加许多大型赛事都麻烦得很,不过抓精不抓多,这个刘伟之前专门给她提过的赛事有几个要素对她非常有利,一是业余组参赛不用以学校名义报名,二是这项比赛面向在日本居住了三年以上的外国人开放※,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层层业余选拔上去的业余组全国四强,获得在东京参加专业组赛的资格。

别看是同一个比赛,专业和业余两字天差地别。全日本乒乓锦标赛专业组选手,是参赛成员在日本乒协注册过的职业为运动员的人,其中不乏世乒赛和奥运会等国际赛事的常客。通常意义上人们口中说的日乒乓锦标赛指的都是专业组,业余组选上去的人只是象征友好交流意义的,恩,炮灰。——第一轮就被刷下去才是常态。

十二岁就拿过魔都第一名的宅绿很淡定:“业余组初赛只是个热身,我会尽早赶过去看你和结酱的比赛的,好好加油。”

“遵命~midori大人~我们会晋级的!”菅原开玩笑地朝她敬礼,声音中带着笑。

孔文绿愣了一下——没抗过这个近距离pose冲击一下子红了脸。

大天使什么的杀伤力胚大了……

“……”菅原看她脸红也不做声了,气氛使然脸上有一点点烫,一时间只剩下校园里同学打闹嬉戏之声。

“那……我先回去了……你等会上课别迟到。”终于还是孔文绿顶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尴尬,看菅原一身黑橙色部服还要换衣服,于是便准备回去

“等等!”——结果才一转身菅原就拉住了她——袖子。

诶?诶诶??这是什么展开?

本来刚才的气氛就够奇怪了,结果现在更……?孔文绿脑袋要死机了,回过身子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敢直视菅原目光,低着头注视着少年把她拉回来就放开的手。

还好没让紧张得快钻到土里的孔文绿开口问,菅原就说话了,其实他也现在心率也堪比一千米跑步以后:“那个……县预选赛以后,我有话和你说。”

“……有什么事?”孔文绿抬头,眼睛里是显然的懵懂。浅发色的少年看她这样子既觉得萌又无奈——都送自己礼物了也还是很内向,不会稍微表达一点超出朋友的意思。

他无功不受禄,也不是那么随便就收女同学礼物的人啊,告白什么的必须要提上日程了。县预选赛后也是填毕业进向表的时期,就那个时候和她说吧。

菅原打定主意,胆大了一把,做了以前一直很想做的事。

孔文绿就呆呆的看着菅原快速的伸手过来揉了一把她的头顶,爽朗说着“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然后抱着鞋盒跑走了。

石化中。

?!!!!!!!!

石化完毕的宅绿一脸不可置信,那什么,她刚刚是被调戏了吧??!

被大天使摸头杀?!!

孔文绿的脸炸开得好精彩,为数不多的智商回想起,刚刚那个气氛,菅原好像也脸红了?

似乎,可能,也许那就是菅原对她特殊的对待?

孔文绿摸着自己的头,晕晕乎乎漫步云端回去了。


评论
热度(3)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