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13

明明都到夏天了,雨居然还是沥沥淅淅下个不停。

 
 

估摸着这个天气排球部开完总结会议大概会直接坐校车回去,孔文绿也不好耽搁菅原,只得先发了短信想着之后再打电话安慰他。

宅绿从单肩包里掏出一早准备好的折叠伞,撑开一片蓝绿色调迈入雨中。

“midori——等一下—”身后传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清朗男声。

孔文绿惊讶的回头,就看见穿着排球部黑色运动服的菅原啪嗒啪嗒小跑过来顺手接过了她的伞“我们一起回去吧~”他浅浅的笑着。

“队伍那边呢?”宅绿惊讶未消。

“唔嗯~开完会我和监督还有小武老师请假,说送你回去,你特地来看我们的比赛的对吧,实在是太感谢了~”

“不客气……”说毕竟不知安慰之语如何开头,孔文绿微微侧脸看菅原,对方察觉到还以微笑——

看得她脑一抽,拍了拍菅原的后背:“不要勉强自己笑。”

“……”菅原孝支握住伞柄的手指紧了紧,沉默无言,或许是下雨水汽的缘故,脑顶的那撮头发也乖顺下来。

一时间安谧得只有成双的脚步声,伴着水滴敲击伞面的雨音。

让人杂念沉淀,莫名安心。

 
 

走到了车站,收伞。

菅原再次说了一句:“谢谢。”少了几分阴霾,多了几分郑重。

“嗯……”孔文绿接过伞,应了声,想了想,还是起了话头,她举着自己的伞问菅原:“你知道这是什么颜色吗?”

“…蓝绿色?”菅原打量这把纯色调的折叠伞。

“也没错啦,不过在中文里有个别名叫‘孔雀绿’。”最后一个词特地用汉语说出来。

“kong—que—lv—”菅原慢慢地跟着重复“啊!和你的名字只差一个发音。”

宅绿咪眼:“是的~而且还是很美的瓷器釉彩的颜色,所以我把它当成我的幸运色。”

菅原觉得这颜色实在太眼熟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排球鞋上装饰条纹的颜色,又看孔文绿,明白了。这特别的用心让人心里暖暖的。

宅绿挠了挠脸颊有点不好意思。

恰好这时候到乌野町的班车来了,两人上了空荡荡的班车,坐到最后一排。

“谢谢你的礼物,今天我穿着它上场了。虽然结果不太好。”菅原感觉心头的重担卸下不少,头顶还是一片败给青叶城西的阴云,不过总算可以开口讨论了。

车窗外掠过体育馆掠过街景,孔文绿轻轻嗯了声,知道此时此刻一个好听众就足以安慰身边的少年了。

“第二局陷入的拉锯战,和月岛交换拦网位置的机会被青城慢慢掌握,扣杀从我这里突破的次数越来越多……”菅原放在膝头上的手慢慢攥紧,要被撑破的气球放气一般徐徐道来他的内心:“以最好的状态上场,尽管如此那个时候还是意识到马上就会被换下去了……”在球场上来回奔跑,被局势扼紧脖颈喘息着如同呐喊:想更久的停留在这里和同伴们一起战斗下去!无论多少次都想用自己的这双手把球托起!然而……“裁判哨响,被换下去的时候就在想……啊,是我自己能力不足…”

班车到站开门,站台上的人没上来,便关门驶向下一站。

打在车窗玻璃上的雨又大了些。

“和日向配合的快攻也是…完全不能发挥他的全力……完全理解了,自己的弱小……怯弱的寄希望于天才的影山之后还是会想…要是自己更努力一点……更强一点……会不会就对大家更能有帮助……不是这个结果了……想要哭…似的不甘心……”断断续续的,弥漫上强忍的哽咽之音。

然后不甚清晰的视野中,一只白皙纤长的手抬起了他的右拳,轻缓地掰开手指,放入了一张纸巾。

“不用那么坚强也可以的。”降调的女音奇异的让人放松。孔文绿看着菅原眼中的水光,暗叹这责任感重的大天使又把失败揽到自己身上去了“我可以借你肩膀哭哦。”

菅原孝支怔怔看着她,似乎被她这句颇有男子气概的话震住了,半晌他眨了眨眼,泪珠滚落下来,却是终于放下心头苛责,泪中带上了几分轻快的无奈和笑意:“那样也太逊了吧,我可是男生诶——”

 
 

情绪平静下来,咕噜咕噜——肚子就这么抗议过度消耗缺乏能量了,正在擦眼泪的菅原和孔文绿面面相觑——

噗嗤两个人都笑了。

“不好意思……”菅原掩面,这下子真的是破啼而笑加脸红了。

宅绿埋头,又开始掏她的单肩包:“牛肉干,给,巧克力,给。唔……还有美味棒和陈皮糖。吃饭之前稍微垫一垫吧。”她奶奶又给她寄零食了,早上顺手抓了一把真是计划通。

菅原接了满手:“够了够了——midori你这好像哆啦A梦的次元口袋。”

宅绿歪了歪头,炫耀得意技似的又从包里掏出了漫画单行本和杂志:“还有早上绕体育馆跑圈看见的新刊!次元口袋最棒了!”

看着提二次元话题高兴得像小孩子的宅绿,菅原忍俊不禁,把零食收到衣袋,腾出手来揉她的头发。

果然脸就红扑扑的不说话了。

泪痣因为主人小雨转晴的心境都闪亮了几分,菅原笑眯眯的吃零食。

黑巧克力在嘴里回甘,窗外雨丝飘飘洒洒,车内自有一番宁静。

 
 

同一招用两次是没用滴!

不断心理暗示淡定淡定和害羞的自己做斗争的宅绿终于平复下来,随后由菅原的话联想起某个命题。

“菅你啊……总是自诩凡人呢。”之前还提及影山是个天才。

“嗯。”菅原应声,看着宅绿……拆杂志的包装?

“但是啊……我听过这种话,‘努力也是一种才能哦’……”孔文绿翻杂志,她记得这一周的连载确实是……啊!有了!“我只能用自己熟悉的领域举例子,你看这个,画得很一般是吧?”

菅原孝支定睛一看,孔文绿所指着的一页上的恐龙?以这个国民少年漫杂志来说画技的确很平凡。

“而且作者还动不动就无故休刊……可是!不消极怠工的FJ老师认真起来其实能画得很棒,剧情安排也是大神级别的。被人称作鬼才……相比之下。”宅绿举起《All You Need Is Kill》单行本的华丽封面“学院派的小火田老师画技一流,自己写的剧情不被认同,如今走的是和脚本作者合作的道路,工作态度勤劳刻苦。我常常想,这种就是所谓的天才和凡人对比吧。”

宅绿收起书,微笑着看菅原“很难说他们俩水平谁高谁低,小火田老师和脚本作者合作也创造过很经典的作品,总体来说我更欣赏努力的凡人小火田老师呢。切实的一步一步用自己的方式前进,能鼓舞人心的往往是是这样的榜样不是吗。菅你是凡人的话,那我就做你的头号支持者……可以稍微不以自己的弱小而自责,而是以自己的努力而自豪吗?”

菅原孝支深深看了一眼孔文绿,鼻子居然又有发酸的趋势,感动,喜悦,还有总是有个人无条件支持你的感受,居然也是想哭么……

于是等着菅原回答的孔文绿得到了他一声温柔的“好。”外加第三枚摸头杀。

完全没有大天使免疫力的孔文绿同学再次被ko,当机中。

 
 

重启开机后听见身边人问她:“midori,还记得上次……在操场上,我说县预选赛以后有事和你说吗?”

“什么?”宅绿转头看菅原,脸上余热未消:“记得啊,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吗?”

“……”菅原深呼吸,心脏狂跳,逼着自己直视眼前的女孩,无表情不说话会高冷的她盯着人看的时候总是会把亮亮的眼睛睁圆,让人联想起野生动物幼崽。等懵懂的她主动是等不及了,男子汉就该爽快的执行自己决定好的事。

菅原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不对劲:“下次……虽然很丢脸,要是我再哭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找你借肩膀喔,在交往的前提下……midori,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少年琥珀色的眼睛亮得惊人,温柔郑重,嗓音里有着不可觉察的颤抖:“我喜欢你,我们可以交往吗?”

雨歇了,空气里有阳光的前奏,交通工具行驶的伴奏并不至于让人听漏这话语。

理解了其中含义的少女,纯黑色的眼睛慢慢瞪大了“……啊……意思是……窝,窝……”

几个字正腔圆的发音,孔文绿竟是慌得开始说汉语而且还说走音了……终于……她低下头,双手捂住红炸了的脸,细不可闻的“好的”弱弱传来。

菅原的呆毛雀跃,浮现出一个灿烂夺目的堪称傻气的笑容,正想说话,面红耳赤的少女抬起头仍旧捂住脸颊,只露出眼睛直视他:“我也……喜欢你…”

璀璨的红色炸弹直球丢向菅原,于是他也变得红彤彤的了。

 
 

乌野町到站,司机看着手牵着手下去的小情侣,望天感叹:“青春啊——”

阳光穿云,是个转晴的好日子。

 

评论
热度(5)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