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17

晚饭后是家庭会议时刻。

孔爹还没从农民伯伯好不容易种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愤愤然情绪里出来——甭管那小子是个什么角色,面对岳父就是阶级敌人!

孔澜好笑的看着老公还在炸毛:“别这样,先听纹纹说下前因后果。纹纹你说——怎么在一起的?对方是个什么样的男孩子?”

没想到爸爸反应这么大的宅绿开始老实交待,坦白从宽。

balabala一通外加实事求是说了菅原n多好话之后,孔文绿绞着手指,惴惴不安看着爹妈。

 
 

就这个问题简短交流完毕,对女儿的男朋友意见比较大的孔爹拽着脸暂时妥协,让老婆下了结论:“纹纹你也马上就成年了,谈恋爱我们不反对,不过要该注意规律一定要遵守。还有就是……”孔澜停顿,看见女儿明显瑟缩了一下。

“——这几天请你朋友们的来家里玩吧,把那个男孩子——菅原吧?也邀请来,我和你爸亲眼瞧瞧。”

妈妈复又微笑起来,带着几分宠溺拍了拍宅绿的手。

 
 

孔文绿松口气。

比预想的要顺利真是太好了,她天朝老实学生的脑筋里高三谈恋爱其实很奢侈。

一口气放太松,居然打起带辣味的嗝来——母亲一手久违的正宗湘菜,吃撑了。

在一边旁听的外婆起身给她倒了杯柠檬水。

“谢谢、外婆嗝……”宅绿赶紧喝水压下去。外婆坐回座位出其不意丢出重磅炸弹——

“如果说的是乌野高中旁边的菅原家的话,我认识菅原太太的。”

静默三秒。

视线刷的集中到外婆脸上同时,孔文绿咳咳噗的从鼻子呛出水。

文革快速抽纸给女儿,一边问:“什么样的人家?”

外婆来劲了,永远不要小看闲功夫不缺老人家的情报网:“菅原太太是小学的音乐顾问,很文静温柔的女性,她丈夫是大学老师。我周末经常去那边的超市买菜,就认得了,她的儿子……”

老太太笑眯眯比起剪刀手竖在头上,“发型是这样的对吧?”

宅绿捂脸——孝支的两根呆毛不要太熟悉。

“偶尔碰到那孩子他还会帮我拎菜呢,最近周末总是遇到他,是个热情爽朗的男孩。”外婆继续助攻。

敏锐的孔爹却不爽了,高三生有这么悠闲么?总是这个词让他觉着透着别样的殷勤。

写作业的菅原打喷嚏——善于运用妈妈人际交往的爽朗君实际上也的确如准岳父所想,乖巧勤劳讨好外婆大作战行之有效,外加在孔澜心里刷了一把好感。

恋爱议题以对菅原不错的印象告一段落。

 
 

随后妈妈显而易见很开心的掏出了登有女儿采访的杂志,开了第二个话题的头:“恭喜我们家纹纹取得东北代表的资格,重新出发~”

孔文绿捏住手指嗯了声。

孔爹看女儿毫无底气的模样心底软下来,这孩子有他没有的天份却没有继承他的自信,归跟结底还是家庭环境的原因……有会飞的本领却没有高飞的勇气,更害怕辜负至亲的期待。文革轻拍妻子的背,示意她让出话语权。

“你妈妈也有个好消息,她从现在的进出口银行升职调到中国人民银行的上海分部,以后就不用总是出差了。”

“真的?!央行啊!妈妈好厉害!”孔文绿眼神晶亮的崇拜妈妈。

孔澜也从女儿的差别态度里觉出味儿来了,看丈夫准备怎么说。

“以后咱们家在中国那边就安定下来了,你高中毕业后外婆也准备去上海定居,和奶奶作伴。”

孔文绿扭头看外婆,外婆微笑着点点头。和母亲没有血缘关系的老太太随虽然不是中国人,却因为丈夫的原因汉语讲得不错,想来换个环境有人作伴不会有压力。

她爸爸继续不紧不慢说着这个家庭未来的走向:“我之前也问过你志愿的大学,你选的都是上海东京和宫城县的,也是考虑到了长辈对吧。我们家文绿很孝顺,这点很好。”

宅绿不好意思的垂下头,盯桌布的花纹。

“不过你不要有心理压力,想做的事情就放开胆子做,能做到的事就不要畏首畏尾,妈妈看见你参加比赛是高兴于你能追逐自己的梦想——我们家的未来不需要靠小孩子的退让来支持。不是期望你一定做什么,而是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你过得好家人都会很开心,你要搞清楚因果。”

孔爹以退为进,女儿在他说到一半时就抬起脸直视着他的目光,当然最重要的决心还是要她亲口说出的……看谈话的氛围转为家常般的融洽,文革最后出口的句子很平常:“用平常心面对就好……告诉爸爸,你想打乒乓球吗?”

少女咬紧后槽牙,目光坚定有神,弹开唇齿发出声音:“想。”

她所有不放弃的汗水,不放松的挥拍都是行动上的回答,怎么可能不想呢?

她喜欢乒乓啊,她想打下去啊。

文革笑得温和:“那就干下去吧。”

 
 

多年之后,孔文绿仍能清楚记得她青春里最为璀璨的这个夏天里的每个细节。

蛰伏的渴望有了家人无条件的坚定支持,隐约惶恐的未来有了恋人携手和她走下去——

 
 

到女友家做客的主角菅原孝支面对家长审问的架势,通过一席有条有理考虑到孔文绿的未来规划彻底赢得准岳母的赞赏,宅绿呆然的听着菅原选择志愿大学的理由,受宠若惊心头暖热。

而后吃饭时间,菅原面对孔爹怂恿妻子做出的超辣湖南菜考验表现优异(谢天谢地宅绿没有把男盆友的口味偏好招供……)彻底把当年第一次面对岳父菜式被ko的孔爹比下去了……

外婆神助攻,妻子倒戈,女儿投敌,孔爹脸臭臭的压着菅原去乒乓球室去虐菜,少年只得一遍一遍被前奥运亚军的专业人士吊打成渣渣,不过捡球间隙还是向担心偷看的女朋友比了个ok的手势,露出干干净净的清爽笑容。

孔文绿握拳朝男友打气,孔爹磨磨牙终究没有啧出声。

 
 

见家长篇就此揭过,随着期末考试的呼啸来去,第二学期的暑假紧接着火热展开。

孔文绿接受了父亲的建议,去到东京有职业运动员的大学校队,在父亲故交的教练手下被磨练的天昏地暗。

菅原孝支所属的乌野高校男子排球队也在指导老师的积极奔走下加入了东京近郊的高中排球部联合训练。

宅绿挂断了和男朋友的通话,通讯软件上基友给她的留言闪着提醒,分享能以正选的身份参加全国大赛的事,孔文绿想了想对方才高一而且接触公路车不久的身份……应该是相当厉害了。

不过,透过屏幕还是能感觉到对方战战兢兢担心骑不好的紧张。

呵,和以前的不安她有几分相似。

宅绿咧嘴,推己及人想把自己最近慢慢累积起来的勇气分给这位一直很聊得来的"HIME☆赛高"。

于是问道『上次你说过公路车高中联赛在神奈川吧?是什么时候?具体在那里开始?』

对方几乎是立刻回了『八月一号早上九点半在江之岛出发,我好紧张QAQ』

孔文绿打字的手指顿住,江之岛啊……那不就在片濑高中旁边,离辻堂也算不上远……不过公路车的比赛也碰不上那一杆子人吧……慢慢的打下去『我现在在东京哦!到时候给你去加油吧↖(^ω^)↗不要紧张!尽全力骑就好。』

『!!!!!!!!!!!!』语气一向比较柔和有礼貌的小野田一口气给ID为孔雀绿的前辈回了一长串感叹号,一个翻滚掉下了床。

这就是!传说中!的!面基吗?!!!

绿前辈好干脆!!有点帅!

于是身平第一次面基的孔文绿也有点小兴奋的商量起面基事宜,道晚安时才想起一个最重要的事。

『啊,对了!小野田君,有个事忘了说!之前我觉得女孩子萌宅向动画有点奇怪所以资料填的是男的,其实我是女的啊。就这事,晚安,我睡了。』

宅绿拉上窗帘,星子密布的夜空昭示着明天的好天气。

 
 

属于夏日的段落开幕了。




 

评论
热度(3)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