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20

她的状态很好,连续性的攻推回合,球速,力度,频率的数据较之暑假刚开始都有了显而易见的提高。

双面反胶直拍削球手孔文绿,和这所大学男队水平最好的选手对战如今也不输下风。

引荐好友女儿到球队训练的原教练记录下训练菜单收尾的数据,露出满意的笑容。

经过这些日子高强度的科学训练,这孩子体力和技术上的瑕疵被弥补,在孔文绿这个年纪应该能称得上巅峰了,毫无瓶颈期的神速进步就连当了这么多年教练的他自己也啧啧称奇。

不过这就是所谓的才能吧……原教练想,亏自己当初还很担心文革对女儿的放任自流会把她作为一个乒乓球选手的资质养废……

他现在总算明白那句“长翅膀的总会懂飞。”回答的意思了……

这孩子的话……应该能赢得她父辈夙愿里遗憾的那一块吧……

 
 

“教练?教练!”

清软的声音把他从回忆里拽出来——就连说话语调这点也是像极她父亲。

孔文绿一边拿软布擦拭着拍面做日常维护一边眼神亮亮地看着和蔼的教练。

原好笑的点头:“知道了,之前请的假批准了,你哥的比赛对吧,去好好应援吧。”

孔文绿眼角弯弯:“谢谢教练!”

 
 

说到暑假的预定计划——周五的今天是孔文绿的堂表哥刘伟耳提面命提醒了多回的他学校篮球部的IH全国大赛决赛,由于没像看小野田那次碰上周末,只得请假。

而且由于晨训的存在和赛场距离的关系上午场的比赛可能都迟到了一部分,孔文绿下车狂跑,一进体育馆直奔观众席,最后拐弯处不期然撞到人——鼻子几乎碰扁。

对方手里的书啪嗒掉落,孔文绿立马自己的驽猛鞠躬道歉,给对方捡书,伸出手时还顿了顿,LOVE★HIME的轻小说?

黛千寻看高个子女生慌张捡书没让自己插手,只得顺手拎起她没顾得上的她的包包,看到主要角色羊管家的挂件时挑眉——嗬,同好哟。

交换书和包时见对方还在抱歉,黛千寻只得开了口“没关系,你要看比赛的吧?快去吧,已经到下半场了。”而且撞到这事也不能全怪她,和自己刚下赛场没淡化的低存在感也有关系吧……?

等到对方又向观众席入口跑去,黛千寻打开小说继续体育馆闲逛大业——反正对阳泉的绝对优势已经确立,下半场也不需要自己继续上场了,逛着空荡荡的走廊,总觉浮躁得有些看不进书。

 
 

刚刚的小插曲让孔文绿疑惑了一瞬为什么穿着洛山运动服的选手赛时还这么悠闲,等她看见赛场边的比分栏立马就没闲心想了。

洛山VS阳泉

102:76

刘伟所在的阳泉高校……大比分落后。

孔文绿定了定神,专心看起比赛……

 
 

可惜最后还是回天无力,篮球豪强学校洛山卫冕成功,阳泉高校以24分的分差告负,宅绿守在阳泉选手休息室前,掐着手指想安慰她哥的话。

最后当刘伟带着沉重拍她肩膀哑着嗓子说“让你见笑了。”时,孔文绿只能给了她哥一个拥抱。

 
 

再怎么美丽的风景,止步于登顶前总是遗憾的吧……

更别提高三的比赛是非职业走向选手最后一次的机会……

打篮球年数不差于她打乒乓的刘伟,虽然嘴上不说,偶尔还吊儿郎当没个哥哥样子,但却从来没放松过练习,就算不说也能知道这次打击有多大。

喜欢打球啊……正因为喜欢才不想输啊!

执着于某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没有欲求!?

 
 

兄妹温情一刻稍微缓和了阳泉众的沉痛气氛,监督荒木雅子拍拍手,有条不紊的安排缓过神来的部员们做后续工作。

下午还有和桐皇的亚军争夺赛,归队前刘伟揉揉孔文绿的脑袋,提起精神:“小蚊子下午也要好好给我加油哦!”

宅绿重重点头,伸出拳头:“要给力啊。”

“那当然,哥是谁。”刘伟漏出笑容,和她碰拳。

 
 

本届IH最终结果以冠亚季军分别为洛山,阳泉,桐皇收尾,决赛圈声名在外的日本中学篮球界奇迹的世代集体缺席。

这让没参观到彩虹战队(刘伟语)的宅绿难免有些好奇。

“不是说他们都是各校的主力吗?怎么都不出场?”

“不知道,私人原因吧。”刘伟利落换上常服外套,撇见小蚊子眼神微妙。

“想什么就直说。”顺手敲头仗高欺人。

“明明是这么重要的比赛,明明是队友……这样任性好吗?”孔文绿喃喃。

暗叹,刘伟又一次被提醒——面前的女孩还是没走出心结,触景伤情嘛,往往是越惦记,能联想的地方就越多。

兴许是今天的精力被透支得厉害,他也不唧歪,直接手臂抬起撑住宅绿旁边的墙壁,来了个居高临下的壁咚:“你最初打球的快乐是来源于队友吗?小蚊子,专业或者情绪只能选一个,你扪心自问你到底要什么?你的选择就是今天我的想法,最好也是你以后的做法。”

孔文绿仰着脸,被刘伟严肃得过分的语气惊到,对方立刻也意识到语气重了,歉意地摸摸她的头:“抱歉小蚊子……我说重了……”

“没事。”宅绿眨眼,没移开视线“我知道是自己太过优柔寡断了……”

专业和情绪……之前一直被她具现化为比赛和朋友这种错误的对立,见识过菅原那样胜利和队友同样重要的选手,见识过小野田这样享受过程的选手,还有刘伟这样理性区分比赛和同伴的选手……

说没有触动反思是不可能的。 

 
 

“慢慢来吧,‘放下’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哥相信你可以的。”刘伟拎起两人的包拉开门,回头看原地若有所思的妹妹,提醒道:“时间不早了快点回去吧,明天还有你的比赛对吧,业余组8进4的那个。”

孔文绿点头,迈开步子——

 
 

困惑彷徨然后向前奔跑吧,那些包袱…一定,会被前进的力量所甩开——

相信着新的风景,她已经——不再害怕了。

 

评论
热度(4)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