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21

所谓业余组的8进4,也就是通常所指的北海道,东北,关东,中部,近畿,中国,四国,九州,冲绳八个区域代表的对半筛选。

基于业余组前四直接获得年初全日本乒乓锦标赛专业组的入场券,加之到时前三甲丰厚的奖励金,8进4的赛场颇有那么点破釜沉舟的意思。

 
 

宅绿这次的对手是个中国通的大伯,对她背景和技术特点居然还挺熟悉,看来早有准备。

“——你们中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老而弥坚对吧?可不要小看我这把老骨头哟哈哈哈——”

开赛前惯例的互换球拍检查环节,大伯豪爽的打招呼,孔文绿点点头肯定他那成语没说错。

不过——拿回自己的拍子站在球桌前,孔文绿手指摩挲着乒乓球,抬脸漏出一个内敛自信的笑容。

平时的球桌上还能让一让……赛场上可没有尊老爱幼一说!

 
 

“感觉……好像换了风格…?”刘伟听见身旁灰发男生这么随口一问,看视线是和自己的看得同一台比赛就好心回答了下:“那个大伯恐怕是前专业选手,对于小…咳,那女生的直拍抽球的技术类型应该做了相当多的针对练习阿鲁。看见他的视线了吗?一直盯着对方的球拍,对她发球的旋转判断得相当准,能做到这个程度挺不容易的阿鲁。”

在旁边三桌比赛进入第二局的情况下,孔文绿这桌的进度还只是第一局比分7:5,每一个回合相持的时间被拉得很长——孔文绿之前那种秒杀野路子选手的狂蹿猛撕吊打粗犷风对于这样同受过专业训练的选手作用有限。

收了步伐多余的势头,孔文绿打定注意,一个轻吊——8:5

啊啊……靠基础碾压虽然也能赢,不过还是会辛苦些的,该开动脑筋了。

于是球风就成了刘伟这种在亲戚中乒乓水平一般的人能看出来的,向精密细致的转变。

“侧跨步,滑步和跳步的动作小了,频率快了。女选手现在正在控场,避免对方拉远球的同时, 腰和手臂的动作加大,拉弧度的前半程对方很难预测会打出什么球,后半程削球就算看出来也跟不上吧阿鲁。 ”刘伟自豪的笑,场上形势像应对他的话似的开始一边倒。

“诶…好厉害……”听完这一番解说的观众真诚得向刘伟道谢,居然还掏出本子仔仔细细记下他刚刚说的孔文绿的技术要点。

刘伟惊讶了下,觉得旁边的男生挺有意思,看球赛还带个本子,看着他菜鸟的样子也不像刺探敌情的情况“……你打乒乓的啊?”

“不是,我是打排球的……最近在加强乒乓素养。”菅原孝支显然底气不足,女朋友的哥哥什么的,也是一把乒乓好手……自己这个水平,看来还是要面对被吊打这关……

打排球的?他一说刘伟立马就警觉起来,语气不善,拉长了语调质问:“这位同学——请问你,贵姓啊?”

坐得笔直的灰毛泪痣君笑得简直要开出背景花——“鄙人菅原孝支,日安啊,哥哥桑。”

哥哥桑的表情天崩地裂——

 
 

孔文绿很快拿下第一局,眼角余光注意到观众席那边黑脸的刘伟和笑脸的菅原在不断交流些什么——应该已经相互认识了吧。她笑笑,很快又全心全意投入了比赛,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哥哥桑和准妹婿的修罗场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结束战斗,菅原孝支棋高一着,大获全胜。

直到宅绿结束比赛,和大家汇合时刘伟还是一脸「夭寿啦……居然被这么个菜鸟小子赢了……」的灰白脸色……

“诶诶!”宅绿戳戳男朋友,小声问“你到底说什么了,我哥这么失落?”

“没什么。”菅原孝支几分神秘,最后定神走到刘伟面前。

唔,果然个子高就是有压迫力啊……

矮了近三十厘米的爽朗君磊落的伸出拳头,敛了眉眼神情郑重:“我会一直对她好的,否则你打我也可以——当然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刘桑。”

刘伟怔怔盯着明明比他大的菅原用着敬语,气场却一点不输个子庞大的自己。

沉默了大半分钟,连小蚊子也露出担忧的神色。

叹了口气,刘伟伸壁给菅原肩膀上来了一拳“对她好啊——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菅原孝支点头:“我会的。”

 
 

“那……回家吧?”孔文绿看看伟哥又看看菅原,见氛围松下来,终于放下心来,小声问道。

“嗯,回去吧。”菅原点头,排球合宿与乒乓训练都随着暑假收尾而结束了,她的哥哥学校也在东北刚好一起返程。

夕阳拉出三个人的影子,宅绿盯着地面半饷,又看看左右,忍不住笑起来,弯着眼角去抓两人的手。

刘伟臭着脸哼了声,菅原则是宠溺得朝她笑。

一路上小小哼着不知名的悠扬调子,总觉得好开心。

回去吧,回家吧,我心安处的港湾,明日又志满意得,乘风破浪出发——

 

评论
热度(3)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