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22

“那,我们体育祭的参赛名单就确定是这样了。”班长君磕磕黑板。

暑假结束,秋季初始。越来越沉凝的高三升学班氛围在乌野高中仅次于学园祭的大活动前难得放松一把。

三年四班的晨会上,大家高效的决定不久后即将举行的运动会参赛人员。

 
 

“……虽然并不是不愿意,可……我能问一下为什两人三足那么多人推荐我们吗?”宅绿转头疑惑地问菅原,比起男女搭配的,去年两个男同学那样一起参赛会更有效率吧。

“……”菅原带着笑意抿唇,在酝酿词语间同桌的泽村大地替他向孔文绿解释了。

“这个是我们乌高的一个传统,两人三足比赛的男女搭配基本上是默认的班级情侣……别害羞孔桑,你们是做不到地下恋的有点觉悟吧。”

总觉得泽村这话里参杂了奇怪怨念的宅绿不好意思的看菅原,灰发少年挠挠头发,俏皮的吐舌“就是这样啦——”

被大招萌杀的宅绿一颤,迅速红着脸颊耳朵回头……

——最近越来越觉得男朋友萌萌哒一定是她病得太重了。

后桌菅原孝支憋笑着捻起孔文绿垂顺的发梢……啊,怎么还是这样容易害羞呢……

“……”快去结婚吧你们!!!这是周围被秀一脸的同学们的呐喊心声。

 
 

体育祭开始前夕,运动场上开始有三三两两做预备练习的身影,孔文绿看着远处结酱给练习竞走的大地递水,边做热身边和菅原交流“大地他身体状态参加竞走没问题吧?”

“你是说牙齿吗?”菅原侧脸。

几乎和开学同时启动春高县代表预选赛,实力见长的乌野高中男子排球部顺畅的通过了前三轮比赛,前天的第四场与和久南高中的比赛虽然也赢了,却接连出事故——影山脸接排球被打出鼻血,大地和田中接球时撞到一起被撞掉一颗牙齿。

“嗯,看上去好痛,结酱心疼死了,和我念叨了好久。”

“没大问题,比赛完就立刻去医院检查了,没有脑震荡。昨天在缘下家的诊所补牙。”菅原蹲下身子去系绑腿绳,感觉到头顶有轻飘的力度拂过。

孔文绿没忍住伸手碰了碰菅原头顶不服帖的呆毛,叹了口气“突然就意识到运动项目也有一定的危险……说多加小心也不恰当,只能祝你们一路胜利。”

该学习结酱求个平安顺遂的护身符吧……她思绪飘远,菅原起身捏住她的双颊。

“唔…干西么……”

“不用祝福,midori见证就可以了。”菅原笑眯眯的捏了捏多愁善感的女朋友。“你不是也看见我上场了吗?我们会赢的。我的伙伴可是很强的,我也不会输。”

——去往东京的全国大赛,站在那橘色广阔的球场之上,这是高三的他们最后一次机会,距离那个有关汗水有关几分奢侈的体育梦想最近的一次。

可能也是,以一个运动员的身份,把最初迷茫时刻收到的那份鼓舞转化为力量。最接近她的一次。

——所以已然全力以赴,奋力正搏。

 
 

孔文绿抵住他的额头,嗯了声。

菅原孝支瞬间福至心灵,眸色暗下来顺势而为亲了亲她的鼻尖。

——!!!

然后拉着爆炸成熟虾子外加灵魂出窍的女朋友乐呵的去跑道。

结果过了三分钟,两人三足跑了一百米后——

菅原捂着脸蹲到地上,也变成了熟虾子。

???

反倒是回过神来的宅绿摸不着头脑了“……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红扑扑的菅原手背用力蹭蹭过热的脸,飘忽的不敢直视。

——由于身高问题,用勾肩搭背的两人三足姿势搂着她……结果摸到了内衣这事他没脸说……

脑内绮念退散!退散!

 
 

跑第二次,菅原目不斜视,若无其事的把手挪到女友腰上——

宅绿愣了一下,忍住痒意……结果跑起来菅原手一紧,宅绿痒得一踉跄,牵扯着倒向地面。

菅原孝支反应迅速,及时扯过她被垫在底下。

握住她的腰,一句没摔疼吧还没问出口,就感觉到怀中的少女颤抖着笑出声“不、不好意思……还是换搭背的姿势吧…有点痒哈哈哈……”

菅原也忍俊不禁:“modori你啊……”笑着摸孔文绿微乱的长发。

 
 

被恩爱之光小星星砸到脑袋的泽村大地这次没空扶额了——眼前从初中就相识的女孩子不安的垂着长而卷睫毛,小小的手掌上躺着为他求的护身符。

道宫结的坦诚直率让一直以来习惯性把自己定义为苦逼单身汉的他哑口无言,回想起来,两人交集中诸多细节的确早已超越了同为排球部主将和邻居的程度。

那天赛毕去医院检查,她也是担心的一路陪护。

她抬眼看他,一贯沉稳的主将听见自己没出息的结巴回应:“谢、谢谢你!”紧张得手足无措。

道宫结也涨红了脸,在大地接过护身符之后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小小的说了声“和青叶城西的比赛加油。”便跑远了。

羞赫的少年摸摸后脑勺,注视裙摆微扬的身影远去,视线延展开来是高远飒爽的天空,校园里的树木换装成了收获季节的黄。

 
 

春华秋实,是为运动之秋。

评论
热度(3)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