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26

十月伊始,秋高气爽,乌野高中庆贺排球部取得县代表资格的长幅悬在教学楼侧,偶尔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学校社团的光荣成绩成了最近师生间的热门话题,可在三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之中,却有了更让人兴奋的事件——那就是即将到来的,为期三天两夜的修学旅行。

 

排球部三年生及家属小团体聚在四班,不例外地讨论起这事,连素来稳重的清水洁子也饶有兴致的加入。

东峰旭整整发带走过来,表示非常理解:“毕竟嘛,这次不去往届京都奈良这些国中可能去过的路线,居然去了神奈川的箱根,我们班的同学也超级兴奋的。”

“温泉之乡啊,听上去就不一样。”大地扶了扶脖子好像超级需要缓解似的“好像是学校拉到了赞助?”

被问到的菅原摇头:“不确定,有这个可能性。”

“是嘛……其实我倒是觉得不管是哪里都挺不错的。”孔文绿带着几分憧憬。

“孔同学初三去的不是这些景点吗?”清水微微好奇的问。

“啊、我国中有点特殊。”宅绿拈着发梢,给大家解释:“你们都知道辻堂是有名的体育生特招学校对吧。”

当然不良学生很多也声名在外,拜其所赐当初没少被误会的孔文绿淡定地回忆起起初中的体育社团惯例。

“学校有实力的体育社团,每年都会在三年级学生修学旅行时期组织部员外出合宿,和其他学校社团成员打练习赛,啊,就像你们暑假那样。”

“那还真是——相当辛苦呢。”主将大地感同身受的回想起斯巴达暑假的磨难来,心有戚戚。

“哈哈,其实也还好,因为类似的外出集训假期也常有,学校为了劳逸结合还是会在集训期间给出自由活动时间的,社团里的大家就会一起去周边玩。”菅原看着女朋友想起什么愉快的事情一般露出灵动的浅笑,然后旭下一问句立马让她僵住了表情。

“这么说来,孔同学国中是什么体育社团的吗?”真是看不出来啊,与外表干练的回家社学霸印象比起来说。

“呃——是乒乓球社。”孔文绿淡淡的回答,感觉到男朋友垂在身侧的手轻轻地和她的挨在了一起。

于是往事的尘埃轻成鸿毛不值一提,发自内心的轻松,她缓缓的笑出来,俏皮地对孝支眨了眨眼——没关系。

“虽然没说过,我的乒乓球水平还是不错的,不是说温泉旅馆的乒乓球桌是标准配置啊,到时候大家一起来打球啊~”

菅原也眨眨眼,慢慢的咧起嘴,笑出一个和对方如出一辙的弧度。

啊啊,又来,大地扶额,旭视线飘忽,洁子笑了笑,有点想西谷。

 

总而言之,这趟箱根之旅不仅有着温泉乒乓之类让人愉快的元素,最重要的是——这一趟,是死党道宫结早、就、预、定、好、的、告、白、之、旅、啊!

制定好出行计划,整理行李,给结酱的告白细节出谋划策,出发之日快得猝不及防,行程途中和班上同学说说笑笑也就一转眼的事。

以至于到达下榻旅馆整理好行李,泡了温泉吃了晚饭,给晚间自由活动时间有重头戏的结酱整理发型时,宅绿还没晃过神来。

“……有种嫁女儿的即视感呢。”孔文绿跪在道宫结身后喃喃说道,用布艺发夹稳住结酱最支楞的一撮头发。

镜子里俏丽的短发少女显而易见的不安神色被她这正儿八经的玩笑话打断片刻,然后干脆握紧拳头发出了悲鸣:“啊——怎么办modori酱~紧张得心脏都要挑出来了!”可怜兮兮地看向了好友。

孔文绿扶着结的手站起来,忍住笑意回答道:“不会比一场比赛更让你紧张吧?“

“唔!差不多了!“

“那——一起来做那个吧?”孔文绿摊开双手示意。

“……就这么办!”短发少女猛点头,毫不犹豫地挥起了双手,如同往常给自己加油打气那样pia在了脸上。

“好了,我去找大地了!”

“走好,没问题的~”宅绿微笑目送好友风风火火地顶着两抹苹果红冲出去,忖度着按照泽村前些日子在自己着时不时打探结酱消息的情况……应该能成吧……

那么接下来——她凑近镜子,侧头打量了一番,结酱给她上的一点点淡妆还在接受程度之中,衣服oK,发型ok, 去和孝支会和吧~♪

 

这所设施完备的温泉旅馆据说是拥有百年以上历史的东堂庵扩建的别馆,为了应对旅客流量的日益增长,在修葺中十分有远见的设计得占地甚广,建筑群间的富余地装扮成美丽的带湖庭院,在渐浓的夜色中幽静安然。

通过长长的,被旁边房间灯光影影绰绰的连廊,远远的就看见灰发少年倚在亭子里面目柔和地注视着自己走来,淡黄的景观灯晕暖了泪痣那边的一半轮廓,远处隐约传来不甚清晰的笑语欢声,一下子就有了那么几分斯人已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

 

菅原孝支朝孔文绿伸出了手,边微楞了神,虽然他一向知道女友凛然严肃的惯例无表情下有着不俗的好底子,可这样明眸皓齿笑意嫣然只看向他一人的模样却还是让他心跳失了速。

……有好闻的香味,往桌球室走了半响,菅原脑袋里才慢慢浮现出念头,不禁脸上一热。

真不像自己平常的风格,菅原孝支失笑地摇摇头,把脑筋转回原来的速度,侧头用清朗的嗓音称赞她:“穿浴衣的样子很好看哟。“

“孝支你也是,我很喜欢。“孔文绿凑近道,笑眯眯的握紧了男友的手,却发现对方一僵。

“额……怎——“问句尚未出口,宅绿微微瞪大了眼,孝支比起别的体育系男子白得多的皮肤在越来越靠近室内的灯光下显出微微的……赤色。

察觉女友直勾勾的注视,菅原无奈的举起另一只手掩住了羞赧。

……不是之前你让我坦率点的嘛!对她可爱的男朋友简直没辙,孔文绿低下头耸起肩膀闷笑得发抖。

菅原无奈地看她,愉悦的气氛持续到被后面走过来的一群旅客打断。

 

之前也说过,这所设施崭新的温泉旅馆的客容量相当大,除了乌野高中,这次大约也有其他学校的客人入住,菅原看着后面一群男男女女也是年轻的学生模样,穿着运动装要打乒乓球的样子,为首的双马尾女生对站在通往桌球室道路上的菅绿二人说了声“借过。“

菅原拉着背对过路人的宅绿的手让到旁边。

等到一大群人呼呼啦啦走远,进了桌球室不见了身影,菅原终于惊觉不对劲——身边的绿低着头简直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毫无动静,不,也不是毫无动静,她之前还温热的手心此刻透着凉意,指尖微微——颤抖?

“怎么了?“他扶住她的肩膀,关切且凝重:”身体不舒服?“

孔文绿嗫嚅着唇,吐不出词句,全然不知自己缓缓抬起的脸上一片苍白,强迫自己深吸了几口气,第一个说出的音节答非所问,仓皇勉强:“——武田……茜。”

是她。

 

不会错。

 

她一向对声音敏感,从对方发声的第一秒就认出来故人的身份。

向学姐出主意开具假证明欺瞒自己的前·友人,武田茜。

心脏下意识的紧缩,脑筋高速暴动——

那一群人恐怕就是辻堂高中乒乓球部这次外出集训的成员,结合这个住宿地点来看——练习对象是箱根中学?

不会错了,箱学的乒乓球部也称得上是神奈川的后起之秀,之前也取得了不错的名次。

合宿集训、箱根、不巧的巧合。

宅绿下意识的咬起了指甲,这个紧张到极点才会冒头的习惯不知几年都没有过了——等到菅原微热的手掌扶住她的脸,思维才重新回到了正常路径。

“midori?midori?文绿?没关系的,有我在呢。”

惶惶然的神色通过孝支的音容面貌抓住了根系,终于浅浅的安定下来。

“我…没事了。”孔文绿重新握住他的手,艰难地想做解释:“刚刚,那是……”

“你以前的同学?”菅原几分了然。“我知道的。”

“恩……”

静寂片刻。 

孔文绿听见菅原的声音极温柔的响起:“那么还要进去吗?”

 

要进去吗?

直面造成惨淡阴影的始作俑者们,揭开伤疤——会怎么样?

她脑袋里嗡嗡作响,余裕的意识感觉到菅原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搭上两人交握的双手上,无言地表明支持。

沉甸甸的温暖牵绊——一瞬间又想起来很多——

她哥说过:"我知道的孔文绿,虽然偶尔內向又懦弱,却不是没有勇气的人,并不是会在自己重视的事物上让步的人。……人要朝前看。……专业或者情绪只能选一个,你扪心自问你到底要什么?"

她自己也曾有鼓励之言:……不以自己的弱小而自责,而是以自己的努力而自豪。”

而现在,身边有这样一个永远包容她,鼓励她,支持她,品格明亮得如同发光体的温柔之人——陪伴她。

还有什么可怕的?还有什么怯弱的?不过是往事而已,为什么要为非己之错苛责自身?

想清楚这些,切断了什么似的意识到往昔自己的幼稚之处——孔文绿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松开菅原绷紧了拳头。

 “没事了,谢谢你,我们——进去吧。”掷地有声的调子不似以往柔软,菅原看着名为孔文绿的少女挺直腰背,迈入那一室乒乓之声里气势如虹举重若轻。

这是她的主场。

 


评论
热度(3)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