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28

乒乓球室一隅风云际会。

激烈的动作往来渐渐吸引了观众,等到清水和东峰进场时,发现菅原的一撮呆毛立在最热闹的地方,凑近了看——视线中心穿着浴衣的孔同学赤着脚在和别人打球,碰地一声拿下一分——灵活得不像话。

“11:5,第一局孔胜,交换场地。”充当记分员的木村游助把对局翻到1:0,内心翻腾,起初对学姐之间冲突的疑惑此刻完全被震惊压住——实在是太强了。

外行看热闹,可能就是觉得孔文绿的动作敏捷而恰如其分,得分干净利落,而他却知道这有多么不易——发球、控球、速度,全部都是张驰有度到刚好压武田学姐一筹。

两年的时间,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比杂志和猜测的更直观,只有身临其境时才能感受到的压迫感,皮肤爆出鸡皮疙瘩……战栗感。

 
 

“好、好厉害…”东峰旭呆滞地站在菅原旁边感叹,和围观观众的窃窃私语汇聚在一起,洁子也明显惊讶地点点头。

爽朗君用没拎着女朋友木屐的左手摸摸后脑勺,颔首表示与有荣焉——心思却在别处。

这次,应该能解开那块心病了吧,还有……那位记分学弟的目光温度——

仿佛觉察到他的审视,木村回望到开赛前和孔学姐关系匪浅的浅发色男生身上,菅原报以人畜无害的直爽笑容,短短几秒的交接,木村游助心下黯然错开视线,注意力回到第二局的比赛上。

 
 

“唔…!”武田反手失球于对方的大力回杀。

“out,1:0,孔。” 

感到自己急促呼吸,武田茜抬起护腕使劲擦了擦不知不觉淌满了汗水的脖子,不甘地咬紧牙关,继续发球。

孔文绿能用她球拍——两人都是双面反胶直拍削球手,这个打法的基础要求之一是快,而且她还是前阵速攻型,守备范围靠近球桌,按道理来说水平相近的对局应该是流畅快速而赏心悦目的……

可现在!简直是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中——太过耻辱!

清脆地来往两球后,孔文绿微微侧身,手臂快出残影抽了一个直飞边角的旋转球。

辻堂的乒乓球社后辈们目瞪口呆看见武田学姐从球桌另一边扑过去,救球不及,愤恨捶地。

“2:0,孔。轮换发球权。”

现在的情况就是前阵速攻的武田茜被吊在中后方来回跑,全场型选手孔运动范围小得可怕——连发型都没怎么乱,还穿着相对而言不那么方便的浴衣,就能把辻堂女乒社的主将压制到这个地步。

3:0

4:.0

……

感觉到肌肉差不多活动开了, 高个子女孩右脚退后,手臂舒展地引拍,蹬地转腰拍面前倾挥动,正手杀高球——

7:0

“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中国人?这么强也太邪门的吧?” “还光着脚…” “我知道我知道她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辻堂学生们纷纷问起三年级的,学姐们当然讪讪然不好作答,有个别几个从国中就参加乒乓球社认识孔文绿的,七言八语地八卦这个辻堂光荣校友,现国家队教练辻堂文革女儿孔文绿转学背后的种种恩仇录。

 
 

外界的讨论此刻毫不入耳,孔文绿心如止水。

挥动手里的球拍,她平静地看着球桌对面喘息着的双马尾少女,有几分彻悟的恍然。

她从前所害怕的,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赢得,放下, 竟然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那些杂质,那些心思,那些人心难测……原来只要打起球来,统统会迎刃而解。

专业和情绪,并非妥协、让步,只是……终于意识到,强求不得。

差别过大,不相为谋。

那些隐约猜测到的被背叛的理由淹没在青春期破茧的疼痛里,束缚的牵绊倏倏然垂落。

茜……我不再放不下你了。

孔文绿转头看向孝支,东峰,洁子,给她加油的同班同学……还有重新躺在手里的40毫米直径的小球。

清脆之音依然响起——

 
 

“11:1,第二局孔胜,交换场地。”

 
 

菅原放松肩线,决胜的第三局伊始,任他初级水平也看出来孔文绿完全放开了在打,没有了之前压对手一头的刻意感。 

这样放松下来反而漏了几球。

“2:3,武田。”

宅绿捡起球, 对落后的局面不甚在意,想通之后的豁然开朗让她身心轻松,反而是武田茜看见孔文绿擎着一丝笑意准备发球时浑身寒毛直竖——她一向清楚这个前友人是怎样的选手。

浑然天成热爱打球的运动员,也许不是最强的,但一定是最好的。

更别提才能和庸碌之间的天堑——此时此地孔文绿就是最强的。

 
 

武田小心翼翼地回击并没有起到铺垫扣杀的作用,旋球在宅绿半场弹得贴近台面,孔文绿在球触桌面的第一瞬胯步后退,同步俯身,一腿曲膝一腿侧伸压低重心,如同潜藏在丛林里的猎人般斜拍搓出了子弹。

乒乓球在球桌以外的空间弯曲飞往对面,轻巧地落在边线——武田伸拍去截,观众们傻愣地看着小球幽灵一样滑行在桌面——没有弹起!

满场皆惊!!

不会弹起来的乒乓球?!怎么可能?!!

简直就像科幻系的运动漫画,记分员木村也为明显不在高中生技术水准内的零弹跳球呆了一秒,暗暗分析学姐高超的触球技术。

还有不少人怀着被刷新世界观的震惊议论纷纷,掏出电子设备照相甚至拍摄。

 
 

东峰旭感到一阵凉意——身边的菅原孝支笑得头顶有黑气,看到有人掏手机黑气更重了,东峰哆嗦着视线望天花板——非礼勿视我神马也木看到……

宅绿喊了暂停,烦恼地看着由于刚才的大动作松掉的浴衣下摆,露出白长直的腿简直在挑战男朋友的神经坚韧度。

清水洁子体贴地走上前帮她整理好腰带和下摆,片刻中断后比赛继续开始。

 
 

现在比分是3:3,球桌外的人墙又多糊了一层,连旅馆的工作人员也来看热闹,武田茜手指扣进掌心里,竭力让自己不要输得太难看。

……

十五分钟后比分牌上11:4,尘埃落定。

 
 

周围形成了真空地带的武田茜胡乱塞好毛巾水瓶,刘海阴影遮住眼睫,直到面前有个球拍才抬起头。她伸手去扯——扯不动。

“干嘛?放手!我认输了行不行。”武田红着眼眶凶凶地瞪视。

孔文绿感到很奇妙,从前相处的三年里她从未见过武田茜示弱过,更别提因为区区一场比赛的输赢哭泣。武田茜永远胸有成竹理所当然的高傲着,并不让人生厌的那种,甚至在那场背叛之前,算是相当义气的朋友,为人有主见有担当,给予了初到异国的孔文绿良多照顾。

何至于此呢……宅绿终究还是起了一点点好奇。

 
 

“……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看见辻堂的后辈们探头探脑,宅绿半路换了中文:“我也猜想过原因,但是想听听你为什么那么做的理由……就当好聚好散。”

武田茜微微一颤,她还记得当初互相教对方母语时所约定的,学会中文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对别的学校比赛时说暗号了……在她们仍并肩作战的旧时光。

矮一些的少女蹙眉苦笑,低哑回以日语,不对暗号:“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呢,只是不适合罢了。”

不适合去砌那条友情线的多米诺,因为我人生里的缺陷,导致无法忍耐一个差异太大的你呆在身边——我总会失衡的,我们不适合做朋友。

“这样啊……”宅绿敛目松手,球拍被拿走。“你……也不欠我什么了,那声抱歉,就用你过去对我的照顾和给我上过的这堂课,抵消了。”她后退一步,堆积起微微惆怅的浅笑:“我们两清,a……武田,再见。”

 
 

她一步一步加快,回到候场的亲友团体里,曾经缠绕纠结的茜色线条和绿色线条在脑后被解开,分道扬镳。

而更好的前方视线所及,孝支微笑着指着新鲜出炉的情侣,刚刚归队羞涩牵手的大地和道宫,结酱朝气地向好友挥手示意。

于是宅绿突然感觉到宁静又温暖。

 

评论(1)
热度(3)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