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29

“万万没想到呀~”大地手肘搭在菅原肩膀上揶揄好友,为眼前的两个乒乓球社车轮战孔文绿的情况做总结。

修学旅游第二天一大早,旅馆里就上演了洁子被青春期躁动体育少年们搭讪的一幕,本来担下护花使者职责的旭由于昨晚男生的鬼故事夜谈失眠还在补觉,孔文绿同学于是顶上——结果收到了搭讪+1——乒乓热血男儿们向孔大姐头申请挑战的奇妙走向。

少年眼角微弯,边欣赏女朋友帅气路线的私服边摊手“骑士小姐乐在其中呢。”

被秀一脸的泽村也不觉得闪,毕竟他也是得妹子垂青的人惹!为此干点厚脸皮的事也是值得的,“喂喂,菅。”大地戳戳好友。

“怎么了?”

“你之前做的景点攻略先借我吧?今天你用不上了吧?”

“去去去,给我探探点。”菅原掏出口袋里做好详细标记的箱根地图,挥手赶他。

“3Q~”大地满意而去。

 
 

另一边宅绿的战况已经由教训毛头小子们教训得鬼哭狼嚎以后变成安慰性质的技术指导了。

时不时还有兴致盎然的普通观光客和乌野自家的学生不信邪地向长胜小姐挑战,然后被孔文绿依次降级工具,用乒乓球拍——板羽球拍——手鼓——作业本——左手+饭勺(……),才打得带上娱乐性质的势均力敌。

一众看客微笑着时不时喝彩,鼓掌,给对络绎不绝的挑战者出招式,议论着有趣之处,更多的人开始呼朋引伴地开始打球,处在这个融洽氛围里灰发少年呼撸了一把俏皮的呆毛,由此及彼——有点想打排球啊。

和总是不遗余力追求乒乓的她在一起,也会不由得审视起自己的目标来……心驰神往。

菅原孝支凝视着摊开的手掌,握紧拳头。

 
 

——两个半月后,十二月二十三号。

仙台市郊的乌野町像往年一样早早地下起雪,寒假前的第二学期结束已有三天,为备战一月初春高全国大赛的排球部却没得假放,上午的常规训练完毕后接踵而来的是下午和邻町强校的练习赛。

对方大约也存在磋磨磋磨这次宫城县代表的意思,火力开到120%,乌野全成员轮流上场,新招式新打法也实验了遍,两边拼得酣畅淋漓,完美收场。

孔文绿在自己备战二月中旬全日本乒乓锦标赛的繁重训练中暂时抽身,带着外婆拿手的姜撞奶慰问小伙子们,收得感谢卡好人卡三斤以后获得奖励:被大家推着和菅原回家。

 
 

正是雪停间隙,举目所及附近的丘陵被干净的白色覆盖。

清灵又安静。

孔文绿不由得有几分出神——直到并行在下坡的细碎脚步声之外响起菅原的喷嚏声。

她嗔怪的看向男朋友,一边利落地抽出口袋里的手,脱手套:“说了不需要的吧。”

“没事没事~”

宅绿没管他的解释,先套上一只手,继续脱第二只的时候被阻止了。

“至少留一只嘛——”菅原鼓起脸颊,用狗狗眼看她,一击KO。

小女朋友捂脸扭头,红着耳尖嘟囔着真是犯规太狡猾了之类的,非常有气势用没戴手套的握住菅原的那支,塞到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少年低头默默笑,这种每每吃对方互补萌点的互动真是让人从心脏暖到手心。

沿着清除积雪的回家路上继续走,不一会儿菅原孝支发现岂止是暖,都热到微微出汗了,他蛮有兴致:“midori的手一年四季都是这么暖和?”

“唔嗯,我体质像我爸爸,怕热。手心一年四季都是热的。”

“是嘛~和你相反,我是早早地冬装全副武装党啊~”

“看出来了…特别是打雪仗那天的阵仗。”口袋里的手轻触菅原的手指,发现温度上来之后就放松了力度,变成虚虚地挨着。

“哈!说起那天,本来还猜我们这边阵容的影山打雪仗技术会不错,结果那孩子哪是打啊一直是在托,modori你呢,简直是胜利女神,一丢一个准,糊得那帮小子脸色都菜了,而且——你丢的都是扔我的人吧~”

“哪、哪有……这么不淑女让你见笑了。”说到这里宅绿后知后觉,他们俩现在这个姿势是不是有点不对——太man了吧?和菅原的目光快速对上,她鼓着脸若无其事的把两人的手转移到孝支口袋里。

“噗——”菅原这下是真的笑出声了,完全看出孔文绿脑袋瓜子在想什么的他耸动着肩艰难回话“不好、意思……你…实在太可爱了……”

她害羞得急忙要抽回手,却被敏捷全开的少年一把抓住,十指相扣。菅原孝支眉眼弯弯看她,怎么也看不够,笑里盛满月亮光泽的蜜酒。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你对某样事物的赞美是美丽,喜欢等等也许还有救,当你对着TA怎么样都觉得可爱时那一般是没救了。

“你呀——”菅原垂首靠近脸颊红扑扑目光盈盈扑闪的宅绿“真可爱呢……”轻轻消失在相依偎的唇齿之间。

 
 

慢悠悠几乎称得上享受的下坡后,两人在坂之下商店共享了一个烤红薯,中间讨论了相互的训练和孔文绿即日去东京的集训计划。

排球部会一直大战宫城县的学校,到比赛开幕前一天入住东京的酒店适应。

宅绿的集训日程持续到排球部全国大赛比完,届时一同返校,备考全国统考,大考完再去东京准备锦标赛。

虽然每一项都是至关重要的事程,却因为有可以分享共同奋斗的人而变得轻快起来。

 
 

等出了商店大门,夜色和新雪几乎是立刻就笼罩了两人。

岔路口暖黄的路灯下,细雪悠悠飘落掠过光柱,美好得让人想定格下来。

“啊啊,说起来我们这地方倒是从来不用愁没有白色圣诞节。”菅原的声音放得轻软,试图为这即将到来的暂别做一个美好展望“虽然今年没办法一起过了,不过以后还用很多很多次机会呢对吧。”

“嗯。”孔文绿点头,紧了紧自己的背包肩带,里面除了空的保温瓶以外,还有——“孝支……”

“?”少年回以询问的眼光。

“我想……”孔文绿咬咬唇,终于还是放下背包取出藏在底层的礼物袋子。“送给你……圣诞礼物…织得不是太好。”尽管提前了一个月开始准备,事实却证明运动细胞和手巧程度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诶诶——好棒!”取出袋子里并不挫的灰紫格子围巾,菅原实心实意的大声赞叹,立马取下脖子上的戴上新的。“可我都没我准备回礼。”菅原蹭蹭围巾,又幸福又不好意思。

她抿唇,嗓音细不可闻:“那个就好——可以吗?”

菅原一愣,随即璀然而笑:“当然好了——”他一圈一圈把原本属于自己的天蓝色围巾缠在女朋友脖子上一边哼歌般悠扬地“围啊围啊抓住一只midori~”唱完在她额头上么了下。

宅绿战五渣于是又被调戏得红炸了脸,唯有开始扑簌下大的雪才冰得她脸颊上得温度降下来。

 
 

要说再见了,天气也不太好,两个人不约而同想到了一起,年轻的脸庞在朦胧的光线下互相注视着沉默。

要分别了——向着各自的目标战斗了。

谁也没有先开口。

孔文绿脖颈微动,带着黑乌乌的发丝和带着心上人体温的围巾摩擦,一小团雪花调皮的落在菅原的睫毛上,倏然心痒。

“低下头……”她呢喃细语,在少年立刻遵从指示后微踮脚尖,献上了交往以来第一个主动的吻。

落在泪痣旁,左眼上融化雪花的吻。

肤白少年也红了脸,听见耳旁少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软:“孝支你说我是胜利女神的话……那么我会祝福着……”后半句话湮没在圣洁的仪式感里,让菅原的心定定然肃穆后又变得热血沸腾。

他睁开眼,孔文绿已经挥手作别小跑着远去,围巾末端在身后跃动。

空气里似乎仍有余音。

 
 

——“同今日的坚持相等程度的回报,我们所有努力——终将不被辜负。”

 

评论(2)
热度(5)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