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31

(怕你们忘前文写个蠢蠢的)前情提要:乌野战白鸟泽拿下县代表资格→修学旅行遇女主前队友武力解心结→寒假集训之余谈谈恋爱→春高全国大赛垃圾场决战

 
 

现在乌野场上的站位是前排田中,日向,月岛,后排影山,西谷,菅原,一个进攻力量大于守备力量的阵容。

网对面音驹的队友分别是孤爪, 黑尾,灰羽,犬冈,夜久,海。

哪怕泄露一丁点儿的伤口腥味,都会被嗅觉灵敏的野猫们撕咬成碎片。

 
 

球权乌野,影山大力跳发,微蹲守候在落点的音驹自由人挪动成更舒适的接球位置,研磨沉静地盯着三色块铸成的球坠向自己,微不可见地瞟一眼跃跃欲试的灰羽列夫,手肘下弯——

以月岛为中心的乌野拦网三人缓半拍去捕捉网对面起跳的高个子混血儿,然而球并未至他手下,月岛空中反应过来,悚然去拦孤爪研磨起跳直接推球过网的攻击。

指尖未触及的球在西谷赶到前落地。

20:21——

哗然之音和小范围的掌声响彻上空。

 
 

“那个二传太赞了!看见了吗?!”

“对啊!先举手托球的假动作我还真的以为他会传球呢,没想到用这种先伸手再跳的动作直接攻击。”

“这孩子很聪明呢。”连业内人士也交头称赞。咋看之下不协调,却是极妙的双重假动作:视线诱导——延迟起跳——二传直攻。

黑尾笑得痞气和研磨碰了个懒懒的拳。

 
 

不甘落后地,下个回合较量乌野用双二传策略以牙还牙。

21:21

比赛进行到这个时候,可以说是由于新人加入而变得更加攻守兼备的音驹,和全体攻击力上了个台阶的乌野图穷匕见之际。

双方都知道,一旦差距拉开,比赛的结果可以说是呼之欲出……

 
 

而此时,球场中极致的张力在刚刚突破25分的局末平分有了崩裂的前兆。

在前场和白鸟泽比赛中突破自我的月岛注意到了一件事……在自由人返场间隙简短地指示了一番。

孔文绿注意到队员们在商量时仅仅是与教练有过眼神沟通就算通过决议了。相比较一路走来被教练们大包大揽的队伍们,这支黑色军团可谓肆意生长。

 
 

月岛的提议详情立显成效地浮出了水面。

乌野的扣杀几乎全朝音驹的前场两端水银泻地,也就是研磨和灰羽的方向。

研磨短暂地疑惑了一瞬,由于他一贯的精准预判和保守跑位,此刻他应该算队里体力比较充分的,就算对面想让他直接接球抹杀二托,因为有黑尾接应难度也比较大,更不用说另一边有两个高个子直接拦网。

然而球场另一侧队友的惊呼让研磨的心沉沉下坠。

22:21的同时音驹方叫了暂停。

灰羽列夫摔倒失分,出现了轻微的肌肉抽筋现象,更换选手山本猛虎。

 
 

菅原拍了拍月岛的肩膀:“你的观察力太强了。”

沉静的高个子一年级漠然地注视着网对面的情况推了推眼镜。之前暑假的集训,在小团体的拦网训练中他经常灰羽搭档,对他进入状态后的注意力之集中可谓影响深刻,在连续两天首发撑满三局比赛之后因为过疲而到崩溃前夕……也在他的观察之内。

一别一学期的音驹,攻击点加在灰羽列夫与其说实力大涨战斗直觉不如说硬件优势上——最高点的击球。其地基依然是安定坚韧的传续力——如今乌野短板已不在此,加上县预选决赛硬啃怪童牛若赢得的经验,拼体力,绝对是乌鸦们坚强。

 
 

比赛继续,风向已变。

23:21

24:21

赛场屏幕的摄影机镜头在音驹不断落后的比赛记分牌和被换下场眼中带泪的灰羽选手脸上切换了几次。

感同身受地,对面拉拉队阵容里大约是他亲属的一角哭成一片。

一方欢喜一方忧。

……这大约就是青春最高赛场的残酷也是魅力之处。

 
 

胜球到来无可争议,乌野前排防线的连续触球使得对方扣杀变为机会球,攻击线上守护神到怪人组合或者菅原后辈组合游刃有余,牵系住无数人心脏的球最后由平复了眉间不安定的日向一扣定乾坤——乌野挺进八强!!!

败者黯然胜者欢腾。眼泪,欢呼,哭喊,誓言……这场垃圾场的决战承载了太多太多意义,掌声雷动在双方鞠躬致敬时,气氛更在翔阳拥抱研磨的友谊温情里达到了最高点。

整队人最后朝观众席鞠躬挥手致谢,孔文绿拥着道宫又笑又泪地朝场上熟人挥手,眼泪被聚光灯映照得剔透,环顾四周,莫不如此。

 
 

——这便是青春最高的赛场!

一路披荆斩棘,代表自己的学校,代表自己的地区,热血沸腾竭尽全力。这是即将毕业的学生最后一次参加高中时期的比赛,亦是资质平凡者和专业之路的分岔点。

不论结果如何,年轻的心灵里,这一场青春记忆浓墨重彩、一生难忘。

 

评论
热度(4)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