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34

以职业选手为踏脚石,仅此一天,声名响彻。

 
 

“哎哟喂,霓虹女乒界的林书豪嘛这是!小蚊子干的不错啊~就有大学队伍邀约了,现在啥感想~”晚些时候饭席间,刘伟扒拉着新闻网页大呼小叫,忙着在他魔爪下拯救发型的宅绿只得忽视了在母亲和奶奶外婆三重夹击下越发手足无措的孝支君。

孔爹心情微妙地扭头哼哼,和星野裕讨论起后几日赛程,时不时打两个电话。

 
 

运动竞技到了专业的层次,胜负的比拼早已不只是球场上的水平那么简单了。

体能教练,战术分析,生活指导,专业医生,媒体公关甚至是心理辅导无一不是博弈的砝码。

而所谓体育世家呢,就是这个点不疾不徐悠悠然开挂的存在。

 
 

看着父亲忙碌的样子,孔文绿这才有了战役打响的实感。这感觉该怎么形容呢……原以为驾驶帆船却被领来了宇宙航空港…被一己之力所不能及的洪流携,虽然是自己掌舵执方向,却总不自觉地茫茫然。

事件的主角想一个人静静。

 
 

过不久,亲友团中抽身的菅原孝支也坐下来和她并肩,膝盖挨膝盖看着酒店花园的潺潺流水。

孔文绿轻缓呼了口气,头靠在菅原的肩膀上。

少年眼神清澈,似有所感,只默默是握住她的手 ,触摸着少女右手长年握拍造成的的茧,抬头仰望都市上空可见的星星。

跟着侧头看夜空半晌后,孔文绿喃喃开口: “知道吗孝支……今天的对手……她们的过往成绩我并不完全清楚。虽然练过针对性的技术应对,那也是爸爸归纳为abcd的对手种类。为了不让我囿于日本的乒乓球环境,他一直让我参考的是中国的联赛。所以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家的反应那么大。”

回想今天比赛下场被摄影机和话筒围攻的场景,宅绿十分犹疑:“我做到的究竟是什么程度的事?这样的水平又能走到更远的地方吗?”会不会前方陷阱铺就一脚踏空,她感觉不踏实。

在普通人看来这的确是无解层次的烦恼了,可心的是,菅原却完全能领悟到开解女朋友自我定位茫然的那个点,这无关乒乓球,只是曾执着认真追求某件事的人都能感同身受的理解。

他比了个朝星星开枪的手势。

“成为中国的第一名的话那一定是世界最棒的乒乓球选手了——你父亲一定是这么想的。”

见女友抬头瞪大眼看他,菅原灿然弯眼:“midori心里也一定埋着这个念头吧。”他手指指向夜空“既然都是向上,左右的参照系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吧?拔剑四顾心茫然的话,这不还有我们呢!”

少年朗朗风光霁月,可惜呆毛蹦跶得过于萌。呆然片刻后,宅绿捂着侧脸笑出气音乐不可支。

终于,少女站起来仰头长望 “——明天是好天气吧?”她问道,菅原孝支注视着她站姿端挺,眉目分明,冬日夜晚的冷风也吹熄不了眼中重新整装待发的干净和爽利。

孝支泪痣闪闪笑着点头:“大晴天。”

 
 

2月16、17日,赛程第三四天,随着晴朗大风天气风干的,是本国女乒选手粉丝的迷弟迷妹之心。 

在她打得轻松写意,你输得眼泪长流的循环中,拥护某人派的评论员已经习惯了被打脸,现在可以控制住滴血的心平静来解说宅绿的比赛了——反正自家爱豆的淘汰是改变不了的了π . π

“反手侧切得分,这组较量中两人都控制得非常严密,整分球的技巧性很强,打出了相当高的水平,侧切本身就是非常规性的动作,孔作为一名年轻运动员能在大赛中采取主动突破值得称赞。” 

正是下午最后一场比赛,当下局势谁能晋级明天的半决赛和决赛很显然。

“……西园寺选手抢拉出界!哎呀可惜!11:8,西园寺选手以3-2告负,孔选手接发球的手法变化很突然,拍型的调整也使回球的落点有了改变,让西园寺选手猝不及防。屏幕前的观众朋友感谢您的收看,这里是日本东京体育馆,全日本乒乓锦标赛倒数第二天的比赛直播 ,至此,女子组四强尘埃落定。 明天我们将为您带来精彩纷呈的半决赛和总决赛,敬请期待!”

 
 

虽说淘汰制下对手实力更强优势渐小,可孔文绿切瓜砍菜般稳稳走来,被宅绿凶猛势头圈粉的一大票球迷还是隐隐生出了期待——搞不好真的能觊觎一下冠军,创造记录。

要知道,十八岁,比这年纪更小的全日本冠军并不是没有,男子组就好几个,女子组当前蝉联了两界冠军的石原佳春更是十七岁夺冠,可重点是,别人都是乒协登记的专业运动员,上学是附属内容,像宅绿这样当了两年正儿八经高中生的,业余组晋级上来的人——没有。

如此噱头之下,看客们自然有些希望见证鱼跃龙门似的挑战成功。

然而这比喻不全准确——

第二天,到达现场的道宫结捧着胸口,为比赛地场面之热烈心潮澎湃,满满和宅绿感同身受的感动。

见证过好友在这运动生涯低谷的两年里是如何蛰伏着蓄力——严寒酷暑,春来秋往,除了在学校,时间几乎倾尽于训练之间,不分周末,娱乐近无,这样苦行般的高中生活被媒体形容成靠天分支撑就到现在的程度,被作为噱头——这未免太过轻浮。

天分再好也不过土壤,若无耕耘还是会荒芜殆尽。

对倾尽身心的远航者来说,若要比拟,那一定是同再度振作的乌野相类似的鸟类吧……

——仗鸿鹄之志,据英杰之才,九万里风鹏正举。

 
 

“孔学姐加油啊————”

“midori fighting!!!”

宅绿才入场,就被分外熟悉的嗓门给惊到了,扬脸一看,容光灿然——家人和孝支位置旁边道宫结,翔阳,西谷,大地,旭排球部相关和班级同学几乎悉数到齐,就连小武老师和她最喜欢的英语老师也来了。

孔爹场那头正打电话,远远就瞧见女儿像只扑腾的小鸟兴奋地朝他早就定下位置邀请来的同学方阵挥手,他不直觉露出笑意,收了手机掏出墨镜准备去体育馆外迎接重量级来宾。

 
 

媒体区,桌球通信的主编松本一边听评论员们在半决赛对局抽签进行时讨论,关于三年长住外籍运动员参加大赛政策的合理性,对本土运动员的冲击,孔文绿随父亲般入籍的可能性等等等等,一边刷刷的记着脑海里过滤出的关键梗概稍后发通稿。

女子组结果出来——

孔文绿vs平野爱

石原佳春vs福冈优香

算是那对父女的中等签,今年32岁的平野选手是几近退役边缘的稳定派。虽说没有抽到最好啃的小将福冈选手,可好歹boss石原留到了最后。

而平野爱打法成熟,缺点是体力持续性不足,两人相持谁能拿下难以下定论。

 
 

比赛开始,平野爱发动快攻,很明显想速战速决,这般冲劲下拿到第一局,第二局势头也正旺。

这可是没有过的劣势开局啊……

松本速记也不写了,放下本子视线逡巡了一圈锁定那位以墨镜作为标志物的教练,想看看他的反映,却有了惊大于喜的收获——那人身边多了两个人,一位polo衫头发雪白的老爷子,一位带着旅行帽和烟灰色眼镜怎么看怎么像邻国女乒总教练的中年人……

哎呀哎呀……入籍嘛,这可能性哟……松本暗忖,一向主张挽留人才的他苦笑着注意力回到场上,也不知道想让孔表现好还是表现差了。

 
 

当然,球桌两端的情形通常不以第三人意志为转移。

陷入被动防守局面的宅绿从第二局从5:9开始,摸到了套路,平野有效攻击的节奏可见地被拖慢。

宅绿也可以说是擅长快攻的选手,只是她的速攻技术直爽典型,差了对方多十多年经验的思虑陷阱型快攻一截——也就如此了。

岁月是个迷人又残酷的玩意儿,平野爱赢得经验之谈,后辈用年轻了十多年的反应速度更快地思考回应。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都以为这打这轻飘飘的小球能上场杠的硬性指标有多少?零点零几秒的余裕宅绿眨眼间已破解得出对手出招数频率和套路,剩下的当然是一步步拖垮对方。

终于,3-2,后半程被生生碾轧体力的平野,在对手一个令全场鼓掌的逆天换左手击球削出的漂亮的弧线下被击败。

孔文绿振奋的抬臂挥拍汗水飞扬,这场打得颇有难度,拿下的同时心里充满成就感,自我回味片刻后,少女立马乐呵呵地和场边探出身来的亲友们搂搂抱抱庆祝去了。

 
 

把这幕收入眼帘的重量来宾一脸慈祥:“这小姑娘心理状态倒挺好,等下还有场总决赛呢。”

孔爹不好自卖自夸,他的恩师,原教练老爷子怎么会不了解徒弟想法,笑眯眯地问道:“小刘你啊,就别难为他了,就说吧,这苗子怎么样?收不收?”

“收!怎么不收!”刘教练正色道,单论小姑娘现在踮起脚尖够得上二队的水准也是能收的。回想起刚才最后一分的换手击球,更是多了长远的期待。

这球本来是要失分的,换手看上去洋气,其实是遭遇对方变线脚步更不上的举措,要得分就更难了,学院派中国选手这样灵光乍现的招数少之又少——效率低且不是练习的套路,自幼被教育拍不离手,即使左右手互换。

可偏就在技术稳扎稳打传承学院派的这孩子那里被打出了灵气四射的畅快?据说有两年自主练习为主的空窗期,怎么就能同时保留技术和返璞归真般的野性?

对!就是这个词,野性。引入这么一缕新风也是个有意思的事啊……

 
 

议论纷纷间,场地周围灯光的黯淡熄灭了躁动。

台上唯一的球桌旁,守擂的是中国人以外世界排名最高的女乒选手,挑战的是身负戏剧色彩的中国女高中生。

屏息以待中——两人平静握手,换拍查看,猜边先发,宿命般的仪式感贯穿其中,只等隔空亮神兵利器,喋血方休——

 

评论
热度(2)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