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星间邂逅】AOS chulu 太空旅客au


00
帕维尔.安德烈维奇.契科夫是星际长途移民飞船阿瓦隆号唯一的“途中一代”,因事故而从休眠舱中提前醒来的詹姆斯夫妇的儿子。
当年双亲拯救飞船,在为人所知后足以称得上是英雄行径,可现在问题是——没有人(醒着)。
在长达一千米的钢铁家园中,金发小卷毛出生,茁壮成长,被父母用深思熟虑的方式所爱:在确定孩子的身体成长到能够承受长期冬眠后,人为冻结契科夫的时间,致使他能活着到达飞船旅途的目的地星球
唯一空闲的医疗休眠舱成了契科夫漫长时光里最常用的床。
16岁之后一觉睡了三十年,父母已白发苍苍,然而旅途还有四十多年,契科夫不愿再睡,小心翼翼地守着血亲一天天老去直至天堂陆续接纳。
那年他27,终点倒数31年。

01
得益双亲的悉心教导,加上良好的积累沉淀,27岁的帕维尔,已熟练掌握相当程度的机械工程技术,用以维护飞船系统使她安全航行。
机械的平稳,乘客的静谧,成了阿瓦隆号包围着契科夫的常态。
一个人的时候,怎么活得自得其乐成了个问题。
也许继续睡下去是个不错的选择,可痛失至亲让他心灵的缺失,不愿意以苍白的睡眠而再次填补。
他开始阅读五千多位冬眠乘客的故事,生平。想着三十余年后以一位长者的身份认识他们,向人们娓娓道飞船的故事。

02
“没必要把一个人度过作为唯一的选择,帕维尔。”每周五惯例的酒吧日,AI酒保机器人斯科特擦着玻璃杯,诚恳地给出意见:“就像你父亲选择斯波克女女士作为伴侣一样,你为什么不试着尝试看看?”
称不上青年的男人晃了晃酒瓶里的伏特加,摇头:“这单方面的选择恐怕称不上道德。”
“就算我的父母也称得上幸福,从逻辑上讲,一见钟情睡美人加经历过灾难互相承认的情谊——比足球场上找到一颗砂糖概率还小。”他坦诚指出机器人的不切实际。
“的确如此,可我也希望有人能陪伴你。”斯科特放下杯子,机械滚轮的下半身向契诃夫滑行了半步。
帕维尔弯起嘴角“这船上一共5028个人我‘认识’得差不多了,还没有想予以解除沉睡魔咒之吻的人呐。”他笑得澄澈,卷卷的睫毛在吧台的灯光下投影出朦胧的阴影,言语间堵死了智能机器人的语言链。
安静了得有一阵子,契诃夫皱了皱鼻子:“还是谢谢你的关心,兄弟。”
“不必如此,这是我的义务。还有——”智能机器人的瞳孔看上去几近温暖,卷发男人放松地喝了口酒,目光放空。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斯科特的人造眼球底下,可能就运算着他父母编写的心理辅导模块。
帕维尔在这大部分时间死气沉沉的孤舟里收获了和爱相匹配的健全人格,与此相辅相成的,是同等于星空的无垠孤独。
『——』
帕维尔点开连接着飞船信息中心的嗡响通讯器,笑开道:“孵化器的小羊到指标了,我先过去了。今天多谢!。”
“不客气——帕沙。”斯科特看向跑得人已没影子的门口“还有,‘一共’的定语得加上你自己才行。”

03
翌日,从贮藏库的胚胎到人工孵化器顺利诞生的小生命绵羊肖恩久违地提起了帕维尔的干劲,他设想着把植物实验室的空闲第二储藏间改造成羊的幼年观察场地,但改造第一步的封闭式气压权限请求就不断被拒绝。
“电脑,访问拒绝原因。”
『植物实验室管理员权限限制。』
这就奇怪了,按理来讲他的权限本属于在当初父母之后醒来却又为了飞船危机牺牲的舰桥机组人物的派克大副,对于这种不涉及核心系统的改造权限应该是绰绰有余。
帕维尔低头在PADD上复查了一边程序编写,没发现什么问题。
也许是物理线路的搭建问题,帕维尔挠挠小卷毛,抬头看着金属墙壁召唤了工具车。

04
如果说农业星球长途移民先遣舰阿瓦隆号有什么最蠢的地方,星辰之间的詹姆斯夫妇俩一定会说那绝壁是她毫无合理的轮岗值班制度,完全没考虑到星际航行不可抗情景下需要的人力因素。
当然这也是帕维尔会来到人间的契机之一啦。
不过,如果此刻星际移民集团首席植物学家兼阿瓦隆号舵手会苏鲁光不是睡着的话,他会诚恳的向受害者詹姆斯夫妇道歉并坦白阿瓦隆号这么蠢的制度完全是有原因的。
启航前星际移民公司领导作死的被卷进两个跨国家军事组织的顷压里,导致阿瓦隆号乘客同时混进了地缘政治下对太亚洲东岸有其独特影响力世袭国家的继承人,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派来的刺客。
主要工厂设在泛太平洋合作集团的星际移民公司就跟尴尬了,临时委派武力技能点满名正言顺的苏鲁来做保镖,开船前半小时把旅客冬眠公约抽调成星际航行早期的集体冬眠以防身份不明的刺客提前醒来下手。

05
这些博弈当然属于另一个故事,不过当苏鲁光在自己专属的冬眠秘密基地里,被人以破墙而入的方式挖出来,这个醒来方式可就比明天要上保镖的班更令人头痛了。
低血糖表示很不愉快。
至于那什么秘密基地的合理合法性?以知识产权入股的星际物理学家,自称仅仅是一任临时舵手的苏鲁光表示这点特权还是要有的。
他扒着冬眠仓闭眼定神,耳边传来“对对不起!打扰了……早上好?!”,苏鲁一转脸和亮晶晶的眼神对视上——
金毛小卷卷看起来要哭似的开口“欢迎来到阿瓦隆号,谢谢你醒来了!来拥抱个吧?”

06
很多年以后,“来拥抱个吧”仍被视为他们屡试不爽的微笑提示词,毕竟以此开始,于是相识。
新星球的大气层偏向大洋蓝,双星太阳的阳光洒在草地植被上,微风和昫。远处阿瓦隆号的船港完工在即。
黑发的年长者着回忆关于那之后的一些波折,浅笑着把小盒子递到了帕维尔的手中。
“阿光…!”帕维尔打开盒子,从不可置信到哭得抽噎起来。
苏鲁光为恋人的反应大笑着牵起他的手:“和我一起,回地球也好在这里也好,你想要什么样的房子?”
他拉他入怀,揽着一头卷卷毛把那人的眼泪拓印在肩膀上:“别哭了帕维尔,来拥抱个吧。”

07
单向轨迹,有幸得见你。

—fin—

评论(1)
热度(7)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