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27

好似无数个小心翼翼堆叠成的多米诺骨牌到了尾声,一点点不注意,哗地前功尽弃。

从武田茜这个角度而言,提及关于孔文绿的往事,只能这么比喻了。

 
 

瞧清楚穿着浴衣高个女孩的脸孔时,孔文绿已走到她跟前,旁边认出她来的同届生惊得低低抽气,迟钝一些的后辈们也察觉气氛的不同寻常,停下手里的动作看过来,先前有条不紊训练的体育生领地一时间被寂静结界笼罩。

武田茜视线从下往上,扫过前故友肌肉线条紧实的小腿腰背和修剪得当的指甲,不出意料地仍旧维持在高水平的竞技状态。

嗬,没废就好。

 
 

两个人刚开始的接触契机是留学生和引导者一样的角色位置。

作为女生领头人的武田扛着女乒社主力的身份,别无它选诽腹着接下带领菜鸟融入异国环境的任务——就当做必要的社交性付出,为了维持她那一贯的能干优等生的个人形象。

当留学生表现出她乒乓球桌上的优异战斗力时,武田茜感到有趣,高傲地接纳了新人在她朋友圈里的席位。

毕竟,那颗黄色的小球也算是武田茜金玉其外的生活里为数不多能亮色了,能在败絮烦扰的家庭环境里开辟通往未来的途径——她喜欢的运动。

为此她不介意对与之相关的人和事宽容一些。

 
 

“啊诺——这是怎么了?文绿前辈好巧啊哈哈,你们学校也在这啊……”男乒社主将木村插过来试图活跃沉重气氛,粗神经如他也觉得事情有点大条了——久违重逢的学姐们一副要开撕的模样?!

武田茜慢条斯理地拿球拍包把木村拍开,拉开拉链,掏出两个拍子,丢给面无表情的孔文绿一个。

灯光聚集在头顶照得脑袋发热,热身完毕的心脏兴奋地突突直跳,武田茜听见自己的声音一如既往肆意嚣张:“——话说在前头,我是不会道歉的。”

孔文绿沉默半响,深吸一口气,走到最近的球桌前,头也不回地丢出她能说出最硬气的句子:“五局三胜11球——认输也是一样的效果。”

 
 

然而武田对友人的宽容是有限度的。

当孔文绿以明显的差距甩开同龄人时,武田茜可以告诫自己人外有人,就当强敌的提前演练。

当孔文绿幼稚的朝她微笑羞涩地表达社团朋友们都是好人不计较输赢,武田茜提醒自己对方是只低情商的菜鸟。

当孔文绿的父亲,那位她也十分仰慕的前运动员,亲切地和她们班主任嘱咐多关照他女儿,武田茜也只是撇撇嘴,回头给背后被自家父亲酒后打出来青紫喷药,催眠自己人和人是不同的。

当差距大到被标记成天才和凡人,天才被断言前途无量,武田茜只能更加努力地训练,看着对方远超自己到无法企及的境界,无话可说。

三年,国二到高一,每一次面上不显露的刺痛对比终于还是把她推到了自己容忍度的底线——永远,永远不要让她感到自己是无价值的,否则——

武田茜捏着止痛喷雾的药单子,漫不经心地向抱怨冠军难得体育推荐难拿的学姐提出了建议:“港口那家医院出钱就可以开医学证明,你要不要试试看——孔会不会把决赛的冠军让你。”

部室另外几个同届的目光聚集到她身上,武田茜似笑非笑看回去:“反正天才也不缺那么几个冠军。”

一个不注意,失衡的手指推翻了苦心经营了好久的友情线,多米诺光鲜的上面倒塌,挣扎在泥泞里的侧面一塌糊涂显露出来。

 

评论
热度(3)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