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16

艳阳高照,蝉鸣渐盛。

顺利拿下东北代表的宅绿回归到学业中,还没轮到有机会给男朋友抓学习,男朋友的亲友团就来考验了——距离期末考试一个月,乌野四傻(大地语)正式上线。

孝支和大地还有宅绿凑着脑袋看男子排球部成员的成绩单。

西谷,田中,影山,日向的挂科率颇为壮观。

菅原心有戚戚然:“我原以为没有这么夸张的……结果日向60分的小测验真的从来没有上两位数。这要是期末挂科暑假被抓在学校补习,小武老师好不容易联系到的和外县学校们的练习可就缺人了。”

“呵呵。”大地呈现目死状态“一定要想办法把这四个笨蛋成绩拉上来……”

“嘛嘛——会补上来的!”孔文绿赶紧给这压力山大的主将副主将打气,这两人面对乌野四傻都快灰心到冒黑烟了“让一二年级有不懂的课间和午休来问我们吧,然后平时小测的试卷也让他们拿来我参考参考,划一下期末考试的范围……”应试猜题技能点被天朝培育优良的宅绿话还没说完,就被biu的飙泪的难兄难弟吓到了——

“孔同学你真的是我们部的荣誉成员!”大地超级感动的郑重握她手摇晃,上次期末也多亏了她田中和西谷的期末成绩才不至于太难看,为菅原的外挂女友点三十二个赞。

“midori——万分感谢——我们部的发展有你的一分功劳。”菅原拍开大地,换自己握手一边欣慰的抹眼泪,天知道每次放假前都提心吊胆的操心部员的成绩给他们补课,乌野的大天使也吃不消啊。

“啊哈哈……”宅绿无力的笑,怎么看主将和副主将的反应,这次乌野四傻的破坏力特别大啊……

嗯,午休时间被十万个为什么围绕住的孔老师会有深切体会的。

 
 

下午四点,准时放学。

可以和如今已经退出社团没有训练的好朋友道宫结一起回去,孔文绿有点点开心——现在完全就是她理想中的校园生活嘛~

好朋友,大天使的交往对象,对未来隐约的不安和尝试——

一切都很美好。

“等下要不要去买冰淇淋?”宅绿帮结酱拿包,她蹲下去换下室内鞋。

“好啊好啊~正好我知道有家很好吃的店~”结酱开心地蹦起来“不过你只能吃最小个的——运动员绿酱~”

宅绿笑着挤结酱:“干嘛啦!放纵一次不行吗~”

“不行不行~我可是你的良友~当然要监督你!”道宫挤回去,两个女孩子嘻嘻哈哈朝人有点多的校门口走去。

 
 

“好有范——模特吗?”

“应该是来接人的吧……”

“不过超级酷诶!”

“好像史密斯夫妇~”

站在乌野高中校门口,被好奇心旺盛的高中生不住围观的两个人全副正装——男的一米八多,五官英气锐利,一身修身西装衬得身材完美,偶尔抬腕看表或者低头和矮了他一截的女性说话,举止充满成熟男人的风度。

西装裙加风衣外套穿出帅气的高挑女性,看到了从教学楼出来的想找的人,于是取下墨镜放到老公手里朝女儿挥手——此举又是让围观群众一阵小小惊叹——墨镜底下是个虽不年轻确风韵犹存的大美人。

 
 

“纹纹——”

孔文绿吓了一跳,和结酱说着说着听到了熟悉的汉语喊她小名!

一转脸——“妈妈?!”

校门口那不是她爹妈是谁?!

“哈?”就是那个传说中一年365天有300天在国外出差的孔文绿她妈妈?!

道宫结瞠目结舌看着笑眯眯的美妇人一把走过踮起脚尖来给绿酱一个大大的熊抱——女儿比妈妈要高。

旁边叽叽喳喳讨论的声音更盛了。

孔文绿抱住了了几乎挂在她身上的孔澜憋红了脸,一半是被围观得害羞,一半是激动得:“妈妈你怎么来了?”

孔澜放开手,怜爱地摸了摸女儿的脸颊:“来看你啊,不开心吗?”

“开,开心。”长年留守儿童宅绿开心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羞涩的傻笑。

 
 

“叔叔阿姨下午好——”看着好友亲子联络完感情,道宫结乖乖的打招呼。

“你好。”文革招呼女儿的小同学,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平时我们家文绿麻烦你了。”

“不、不会!”道宫结晕乎的回答,熟男魅力快闪花小女生的眼了。和她家啤酒肚老爸真是完全不同的生物啊。

“这周我和她爸爸都在家,你和文绿的同学们什么时候有空随时来玩,招待你们。”孔澜笑着和女儿的朋友说话。

“好,好的,谢谢阿姨。”面对绿酱气势逼人的父母,道宫结还是有点紧张。

孔文绿拍她的肩膀:“结酱不好意思,冰淇淋改天吧。”

“嗯,没事!那我今天就不打扰了。明天见!”结酱松了口气,先回去了。

 
 

一家三口随后也撤离。

回家路上,妈妈揽着女儿,爸爸拎书包,很是和谐。

“干嘛不在家里等我还跑到学校来接,又不是小孩子了。”孔文绿半是抱怨半是撒娇,其实还是很高兴的。

爸妈都来接的待遇,外婆带大的她从小到大享受得不多。

文革摸了摸女儿的头。

兴许是聚少离多的缘故,夫妇对女儿亲昵的方式还停留在孔文绿小时候,而平时自立早熟的宅绿面对爸妈也格外幼稚了几分。

孔文绿顺势蹭蹭爸爸的大手。

“妈工作告一段落了,你爸就把年假挪到这时候一起来看你嘛,想纹纹心切就来学校了。”孔澜眼角笑出细纹。

“嗯~”孔文绿又靠到妈妈身上。

“还有,上次听刘伟说……我们家文绿……”文革插话,挑眉看女儿。

孔文绿僵直了背——有杀气。

“交了男朋友?!我还以为今天能堵到那个臭小子的…啧!”

 
 

同个时刻,正在训练的菅原背后一寒,去救球的步子一滑——扑通的脸着地。

手脚并用呆然的从这个诡异的摔跤里爬起来,就听得队友大呼小叫——

“菅!血!鼻子出血了!!”

 

评论
热度(5)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