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城

《请、请给窝呆毛泪痣爽朗君!》24

“要是可以顺利渡过今天的赛程,明天就要遇上白鸟泽了啊……不可想象。”开赛前被紧张的一年级感染到的东峰旭惴惴不安的捂胸口,被菅原猛力拍背“抬头挺胸,旭你可是我们的主攻手啊,有什么不可想象的,我们会赢的!”

“菅前辈今天格外神清气爽啊……”二年级的附议,一边稳重的队长默默点头,视线转向观众席——道宫今天和孔同学一起来了,旁边是田中的姐姐,和町内排球队的前辈们。

还有一位……那是——

泽村拍拍旭和菅原的肩膀,示意他们看向观众席。

“…那位大伯怎么了吗?”旁边观察力一直很敏锐的月岛问道,三年级的气势突然就爆发了,看到观众席上那位戴帽子的懒散大伯后?

乌养监督跟着抬眼,在三年级回答前饶有兴趣地发话:“那个留着长鬓角的大伯又来了啊。”

泽村大地一惊:“你们认得吗?”

“很早以前他就有偶而来看球,也不像是任何队员的长辈的样子,估计只是喜欢高中排球吧。”

“啊啊,就是他呢……两年前给出我们在IH第二轮被淘汰,给出了乌野已经堕落的评论。”菅原握紧拳头,那时的不甘还历历在目,最珍视的队伍被人看轻,可又确确实实戳中痛处的挫败。

“这次我们绝不会让他说出乌鸦堕落了。”东峰沉着脸整理发带,蓄势待发。

大地和菅原相视微笑,碰拳。

是啊,羽翼丰满的乌鸦们一定会直上穹窿,不再软弱,不再无力,骨骼肌肉伸展蓄力——仿若翅膀。

 
 

高高跳起——乌野主攻手挥击得分。

观众席上一片唏嘘——刚刚这球居然是穿着橙色队服的乌野自由人西谷夕所托出的,不止观众,就连青叶城西不少队员也被惊到。

孔文绿和小伙伴捂嘴惊叹,这些日子一场不落的旁观,她总算是慢慢体会到菅原所言的新生乌野的力量,确实是让人刮目相看。

青城还是很强,可乌野的进步更甚,和几个月前的那场比赛相比,游刃有余了许多,连对方主将的大杀器发球得分都能快速有效克制,可见暑假的集训是下了大功夫的。

激烈的赛况里乌野拿下第一局,宅绿听见旁边有人感叹水准好高,更本不止准决赛的程度。

她微微一笑,现在的严酷是为了在东京的球场上更顺遂也说不定吧,眼前这道名为青叶城西的墙壁倒塌的砖石——必将成为乌野的晋升之阶梯。

 
 

及川徹很焦躁,第一局末尾换上场的小狂犬京谷就属于刺儿头的那种,局点分这么重要的关头居然还抢了他托给别人的球打出界而失分,完全不听指挥该从哪吐槽好。

冷静冷静——他长长的吐气,转换思维,小狂犬可是下一届的中流砥柱,教练换他上来也是觉得他利落勇猛的特质利大于弊吧。

“太危险了吧!!”看到岩泉给了小狂犬一拳,及川终于爽了,理清思维,开始发球——

肌肉震颤,带着凶狠之意的发球疾速的飞往球场彼端——这是个力量加强版的直指得分的发球,可惜,出界!

及川懊恼的跳脚,精度还需提高。

 
 

孔文绿坐直了身子——“刚刚那个失误发球的落点,比起上一局的失误发球落点,是不是越来越瞄准边线了!?”

“诶?是嘛?!”田中冴子和旁边乌野的一年级新经理谷地仁花一齐反问,她们更本没看清就听见裁判吹得分哨了。

道宫结点点头:“比起几个月前的发球相比,这个发球更像超大力升级版,准确度完善以后会很厉害吧。”

“哟,小姑娘们排球不错哦!”乌野亲友团的一位前辈夸赞道,转而又沉了语气评论:“不过威胁更大的是这个青城新换上场的16号,应该是反击的信号。”

话音未落,及川托了一个节奏缓慢的高球,小狂犬京谷平行球网助跑——大力扣下一个切入乌野拦网员和球网中间的超内角球,得分!

随后以16号为中心,青城连续拿下三分。

乌鸦嘴——女孩子们瞋怒看向前辈。

 
 

以手背压唇聚精会神观察了青城一会儿,孔文绿皱眉,虽然新上来的16号京谷明显是个不听使唤的,可对方主将却能冷静的调兵遣将,从大局出发——可怕的指挥者。

不管是小狂犬失误之后立马就托球给他打开气势的决断力,还是后面把他当做双人扣球诱饵的策略,一步一步,接近于下棋人的冷静,完全没被自己发球得分被压制的事实影响到。

加入了狂暴新成员的队伍明明有一点生鲜脆嫩的趋势,却又在这样的领导者指挥下变回成了乌野一向很棘手的安定坚韧风格。

及川徹就是神经中枢。比起托球和发球,他的战术和思维才是青叶城西的王牌。

反观乌野,攻击力突出的各位比起IH时进化得结合紧密,更偏向于众人拾柴火焰高的那种, 也不能说孰优孰劣——最终还是胜者为王。

 
 

……幸好现在节奏还是把握在乌野自己手里,还有对方小狂犬不安定的一面也暴露出来了。所以也算势均力敌?

宅绿默默揣测,及川却在影山托给日向的后排扣球时一举拦下,挑衅地隔着球网说着什么。

……啊

忘记这对前后辈相杀组了……重演历史,我们这边的二传思维模式还是被对方摸得很透彻啊……

孔文绿看向场边——乌养监督深呼吸,把发箍取下来重新带上去。

青城的新砝码是16号,乌野的保留牌可是有两手!

这微妙的三分差距——

“你可以追上去的吧!”乌养监督郑重拍即将换上去人员的肩,他的呆毛耸了耸。

“我可以!”一年级的山口忠沉声应答。

 
 

孔文绿塌下肩膀。

结酱安慰的搂了她一下。

谷地仁花不解的侧目学姐们的互动。

 
 

不管怎样,同为呆毛星人的山口不负众望,以苦练了五个月的跳飘球连续追分——22:22平!

发球权回到青叶城西手中,后排及川持球。

 
 

已经坐到监督旁边讨论下一步安排的菅原后颈一凉。

余光中一直没落下的赛况现在被一种奇异的威压感镇压。

来自青城主将及川的威压感——菅原也曾在日向,影山,甚至孔文绿身上见过。

或许可以称之为……势在必得。

 
 

“要来了吗。”乌养监督啧了声,继续交待:“这个威力版发球恐怕会彻底完成,就算勉强接到也会造成对对方很轻松的得分球,所以菅原,我需要你在他们回击的时候和影山配合好,像之前练习的那样,没问题吧?”

“没问题,交给我。”菅原孝支点头。

 
 

发球得分——从不断靠近边界终于进化到准确定位,西谷立刻判断出落点蹬跳过去接,还是被恐怖的旋转力度使得球弹开来。

青叶城西破分反超!

乌野高中暂停,战术性换人。

2号菅原,IN

12号山口,OUT

 
 

“做得很棒!”菅原以朝气蓬勃地肯定一年级的成绩,拍肩安慰面色尚有不甘的山口。

“我本来想反超比分的……还远远不够啊。”山口握紧拳头,面前的学长也朝他伸出了拳头。

“那就先为已经做到的而开心!让怀着的不甘在下次全部弥补上来!”菅原灰色的呆毛精神十足。

“下次吗……”山口的呆毛也挺直了,释然的和前辈碰拳。

 
 

“菅原上场了!”道宫结推推好友,替她感到高兴。

“嗯!”宅绿点头,眼睛亮晶晶的。

 
 

指令传达完毕,菅原拍拍手,笑眯眯提醒队友:“调整好了吗?胜负现在才开始哟!”

“好了!!!”

大家和他一一击掌,副主将菅原最鲜明的特点就是能让队友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也许是日常无形中体现的成熟妥贴和包容力,乌野全队心中菅原都自带亲切光环。

——当然,对于青叶城西来说就不一定了。

暗中给菅原取爽朗君外号的及川头疼的看着他的发球直奔不擅长接球的小狂犬而去,利用发球牵扯本是主攻手的京谷影响助跑,心下立马吐槽了句发球一点都不爽朗!

小狂犬果然接漏,乌野再次追平——23:23!

第二球还是这套路,京谷冒着青筋去接,弹开得很销魂,堪堪救场的及川把球托给金田一——角度不太妙,大概会被回击,放下双臂及川立马吆喝队友准备拦网。

就在此时,转变突生。

乌野主将接球一触的同时,青城拦网员迅速靠近球网,就等前排的二传影山把球托给谁而起跳。

可球还在空中的同时,前排的影山和后排的菅原飞快地交换位置,以菅原为中心的另外五位队友在菅原二触球的同时一齐起跳——青城拦网的节奏一口气被判断对象的增多打乱,影山扣球得分!

23:24反超!乌野赛点降临!

“太好了!”菅原和三年级们涨红了脸欢呼。

 
 

场外的孔文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观众席最前端过道的栏杆处了,身后亲友团什么同时性多发位置差攻击和双二传战术的分析一概没听清,只是全心全意的盼望着菅原在场的乌野能拿下决胜分,紧张得几乎屏住呼吸。

 
 

青叶城西技术性暂停。

及川懊恼的以鞋底搓地板,乌野的同时性多发位置差攻击,在之前的比赛飞雄的二传里用过,可叠加上三年级的爽朗君二传却让人掉以轻心了,可恶,下一分他绝对不能失。

脸垂在阴影里的大王者被岩泉一一个猛捶:“干嘛啊!又准备揽在一个人身上了?别忘了以前说的——六个人更强的一方才比较强吧!”

及川略略瞪眼,无言以对。

 
 

比赛继续,发球权还是在乌野这方。

青城善于接球的队友守在京谷身边,意图明显。

菅原掂起排球,深深的吐了口气,脑中清明无比——居然不怎么紧张。

两年半的从不懈怠,已经把能做的做到极限了——抛球,助跑,起跳——此刻正是名为努力的逆袭质变之刻!

飞过球网的,看上去是个普通大力发球,青城自由人稳妥去接,被接触到皮肤的球惊出魂魄——无旋转的跳飘球!一下子偏离预测要擦手背而过,用手背撞击球的补救让及川咬着牙纵身猛扑上前去救,紧接着的没空间助跑的岩泉打过去——泽村安定接球,菅原二托,影山助跑起跳,青叶城西拦网员跟着跳,落下时后排的日向一举突击,炮弹一般的排球落地—— 安静了两秒,得分哨声和乌野沸腾欢呼齐响!

23:25!

春高宫城县代表决定赛,连取两局的乌高闯入决赛!

汗涔涔和队友搂在一起的间隙,菅原挤出胳膊向观众席比了个V,孔文绿回以剪刀手,笑意盈盈。 







 

评论
热度(4)
©叶城 | Powered by LOFTER

让那些人与事不至于湮没在脑内剧场